首页 > 新闻故事 > 民间传奇 > 正文

一本同学录掀开七十多年前的抗战岁月

核心提示: 如今,他由孙子周易和孙媳妇照顾,战火的喧嚣烟消云散,膝下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却已是享受不尽。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当年和周宗勉一起考入黄埔军校的三位少年也都陆续踏上了抗战前线,功成身退。可惜,现在只剩周宗勉一人还健在。

周宗勉与志愿者交流 

淮北——石家庄,关爱交汇

于岳,80后,河北石家庄人,从上大学起就酷爱收藏,特别钟爱黄埔军校的老同学录。“前几年在网上,从台湾淘来一本黄埔军校十六期七分校的同学录。利用空闲时间,把同学录上的资料全部上传到我的博客,希望有老兵或者其后代能检索到。”于岳说。

任刚强,90后,淮北人,一直关注我市的抗战老兵,“抗战老兵随着岁月的推移,将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趁现在部分老人还活着多走动走动,为时不晚。”任刚强近年来的坚持,让不少抗战老兵“浮出水面”。对我市的抗战老兵的基本信息,他更是如数家珍。

就在一个月前,任刚强在网上搜索我市几位抗战老兵的基本信息时,发现远在石家庄的于岳收藏了一本黄埔军校同学录,且“老熟人”周宗勉的基本信息赫然在列,顿时让他欣喜若狂,“出乎我意料的是,于岳坚持要来到淮北,把同学录的复印本亲手送给周宗勉。”

3月19日上午,带着同一份关爱老兵之情,两位青年因为一本同学录而交汇。

同学录再现“黄埔岁月”

当天上午10时,在淮北火车站,任刚强等到了风尘仆仆的于岳,他们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我把原版同学录也带来了,咱们一起去周老家,给他一个惊喜。”于岳迫不及待地催促道。在驱车赶往孙疃镇陈楼新村周宗勉家的途中,记者翻阅了那本泛黄的黄埔同学录:常见的新华字典般大小,“抗日校训”令人热血沸腾。里面还详细记载了黄埔校友当年的姓名、地址以及隶属大队等信息,当然,还有他们英姿飒爽的半身军装照。

“对,是宿县(现宿州市)韩村集槐树庄,我老家当时就这么叫的。”戴上老花镜,周宗勉没有急着翻看属于他的那一页。虽然听力下降了不少,但望着眼前的这本同学录,“鬼子”“抗战”等词还是拨动了他的心弦。

“抗战全面爆发,中学也就没能读完。家乡宿县沦陷后,我和几个同乡就离开老家。”当记忆的碎片连成一片,周宗勉开始回忆起那段“黄埔岁月”。

“当时阜阳还没沦陷,我们就都往那跑。”为了躲避战火和殖民统治,周宗勉和几位“小伙伴”一路逃难来到阜阳。恰逢黄埔军校在阜阳设点,招收有志青年御敌报国,周宗勉便和同乡报名参军。“上黄埔军校是要考试的,数学、语文好几门呢。”最终,他和三位老乡顺利考入黄埔军校第十六期。

“儿时读书时,听说过黄埔军校的大名,出过很多骁勇善战的北伐将军。谁不想有朝一日上战场,杀敌报国?能考上黄埔军校,当时很兴奋更自豪。”回忆当时的情景,周宗勉仍满腔热血。

1939年初秋,周宗勉奔赴位于西安的黄埔七分校,步行一路北上,10月份正式开学。“在学校里,除了文化课、政治学习就是军事训练,上下午分开。”周宗勉说,将近三年的军校生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抗战特殊时期军校生活很艰苦,学员们穿草鞋、睡大炕,最困难时还吃过马料。因布料奇缺,他们冬天的棉裤只有半截,剩下的只好用布把腿裹上才能御寒。

前线杀敌英勇负伤

从军校毕业后,时任少尉军衔的周宗勉被国民党35军新编31师招入麾下,任职机关枪连连长。他说,机关枪连配备了4挺马克沁重机枪,作战时三人一组射击、装弹、灌水,其他人则端起步枪冲锋陷阵。就像影视作品里描述的那样,每名士兵身上都围着一条米袋,里面装着炒熟的小米,还携带着100多步枪子弹。

“第一次参加战斗时,黄河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士兵们用骡马拉着弹药和重型装备过了黄河,准备歼灭驻守在包头城的鬼子。”时值抗战相持阶段,战斗打响后,日军采取固守不出的策略,我军久攻不下……

至今,周宗勉的左小腿还有一处深深的伤疤“荣誉”。他说,战况最激烈时,一颗炮弹落在了我军的机枪连阵地上。一阵剧烈钻心的疼痛后,他便失去了知觉,被担架队抬到战地医院。手术前,由于弹片较大,伤势较重,医生建议截肢。最终,他拿生命赌了一次,保住了左腿。

“包头没有打下来,部队便撤回驻地。开始长达多年的对峙阶段和拉锯战,再也没有参加过大的战役。”周宗勉说,后来部队除了正常的轮流换防,大多数时间都在后方从事农垦、修水利等基本建设,有些设施至今仍然惠泽着当地百姓。

教书育人终享天伦

抗战胜利后,周宗勉随部队赶往北京,一路上接受日军投降。驻守在当时的北平城时,享受了好一阵胜利带来的喜悦和轻松。在解放战争平津战役中,他所在的部队随傅作义将军和平起义,让北京城免于战火。

“我和董其武将军有过多面之缘,他对我也很是关照。和平起义后,他曾任命我为独立旅的团长。”最后,周宗勉还是选择解甲归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淮北大地。“回到家后娶妻生子,先是在五铺农场工作,后来又在附近的抬头寺教书,一直在教师岗位上待到退休。”如今,他由孙子周易和孙媳妇照顾,战火的喧嚣烟消云散,膝下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却已是享受不尽。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当年和周宗勉一起考入黄埔军校的三位少年也都陆续踏上了抗战前线,功成身退。临别时,周易从周宗勉的卧室拿出一张黑白照片说,这是八十年代初四位爷爷的合影。可惜,现在只剩周宗勉一人还健在。

他们的再聚首已阔别四十年,再分离却是永远。

记者 肖干 刘露 摄影报道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周宗勉 抗战 同学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