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守护

QQ截图20191128090642

QQ截图20191128090653

 

“我是一位87岁的多病老人,在我有生之年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日前,记者接到耄耋老人刘新兰一封饱含深情的感谢信。 “……院长名叫边红旗,是个帅小伙。他真心为人民服务,院内有40人左右,他对这些老人如同家人。夏季天气炎热,他自费为老人买西瓜、冰棍降温,又为老人做绵绸衣服穿……”这位在南湖老年公寓生活了4年的老人,对院长边红旗的感激之情跃然纸上。

11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烈山区杨庄矿医院院内的南湖老年公寓。在活动室,一群老人有序落座津津有味地听着来自市区的志愿者们,讲解着中医穴位按摩知识。志愿服务活动到了联欢环节,一位面容白皙、笑容可掬的老人站起来,自告奋勇地唱了一段泗州戏,唱腔居然婉转清亮。

“唱戏的那位,就是刘新兰老人。”一旁,公寓里的护工悄声介绍。

见到记者,推着助力车的刘新兰老人眼睛乐得眯成了缝:“真好!我写了一封信,没想到真把你们盼来了,好好采访我们的边院长,是不是很漂亮?”

老人口中的“漂亮的年轻小伙”边红旗,中等身高,黑瘦,寸头,面部线条棱角分明,与“漂亮”似乎不搭边。但是,身边老人们望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喜爱,而他望向老人们的目光是温暖的,可亲的。

创建爱心老年公寓

2014年,全国煤炭系统第一家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淮北矿工总医院南湖老年公寓在淮北烈山创建,1971年出生的边红旗成为首任院长。

“我曾经是杨庄中心医院的一名普通职工,在医院工作的20多年中,每当目睹低收入老人卧病在床的孤独,子女不在身边空巢老人的无助,那时就想着能建一所既能看病又能养老的公寓有多好,可以让老人们过上安乐祥和的晚年生活。”边红旗说。

老年公寓与杨庄医院相邻而建,筹建的基础是医院闲置已久的破房烂屋,院子经年不修杂草丛生。建院初期的日日夜夜,边红旗带领工人亲自动手修缮房屋、整理院墙,为每个房间安装了门窗、纱窗,为老人们购买了收录机、手电筒、拖鞋等物品,并广泛动员各界捐款捐物。杨庄医院部分职工被边红旗的爱心和执着所感动,纷纷加入到养老院的护理和服务团队。

如今,老年公寓里康复室、活动室、食堂等生活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室内阳光充足、窗明几净,院内小桥流水、鸟语花香。针对老人胃口,边红旗不断改善老人的膳食结构,做到荤素搭配,营养合理。针对老人和残疾人的特殊胃口,他不断改善膳食结构,做到荤素均匀,少而精细。

老年公寓建成五年来,边红旗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没有在家吃过一顿团圆年夜饭。他把这里的五保老人当作自己的亲爹娘,为老人们端屎端尿、梳头理发、办宴席贺生日、拉家常暖心窝……

老年公寓规模逐年扩大,现有工作人员8人,收养人数扩充到 41人。每逢佳节倍思亲,越是过年过节,老人越需要温馨和关照,边红旗总是在逢年过节时“留守”在福利院,与大家一起过节。边红旗组织志愿者爱心表演团队,给老人送来快乐,献上精彩的文艺节目。他经常动员自己的母亲和小外甥女也加入献爱心活动,让欢歌笑语洋溢在老年公寓的每一个角落,看着老人们开心地过着每一个节日,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老年公寓故事多

“人都有年老的时候,残疾孤老没有子女照顾,更需要亲情和关心。”边红旗对老年公寓的五保老人更是多了一份关心。为老人们端屎端尿、梳头理发、剪指甲、拉家常暖心,让每位老人感受到了满满的爱与温暖。

院内有社会代养老人31人,五保户12人,三无人员1人。年龄最高的老人是99岁老太太李武氏,年龄最小的也62岁。“老人费用最高的每月才1300元,所以我们老年公寓是平民老年公寓。”依托杨庄医院专业的医疗团队资源优势,边红旗不断探索“医养结合”的养老新模式,为需要特殊照护的人群提供生活起居、基础护理、生活照料、生活娱乐、健康锻炼、医疗救助、临终关怀等服务。

老年公寓是个特殊的大家庭。由于来自不同居住条件、不同生活习惯等原因,个人素质差异很大,普遍存在老弱病疾、喜怒无常、性格偏执等现象,边红旗充满爱心耐心,总能让大家融洽相处。

2016年3月,右下肢血栓肿胀、痛风,并伴有心衰的董运礼坐着轮椅,被边红旗接到了老年公寓。量血压、查心率,安排服药、输液,一个疗程后,老人能拄着拐杖下地行走了。一起来的,还有他的老伴,老伴偷偷告诉边红旗:“老头子脾气不好,总犯犟劲,和谁都处不到一块去。以往都是俺让着他。”果然,来了不到10天,董老头和在公寓里休养的其他老人几乎都翻了脸。在和老人的聊天中,他得知老人当过兵,打过小日本,兜里整天揣着他的《复员证》。“您老人家是当过兵、打过仗、在战场上流过血的英雄。今后在老年公寓里,您就是我们的‘董营长’,公寓里老人和护理人员都需要你照顾和管理,您老可得多费点心……”他的一番话,让老人立马喜笑颜开,“放心吧!俺知道咋做!”董运礼老人哈哈笑着,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从此,“董营长”以身作则,当起了院长的得力助手。

把公寓里的每一位成员当成自己的家人,边红旗当起了他们的“贴身保姆”,只要有时间,就亲手给他们送饭、打扫房间、换洗衣裤、嘘寒问暖,把每个人的身体情况和心理状态了如指掌,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老人一辈子不容易,要有最后的关怀。”边红旗悉心为需要的老人做好临终关怀服务。2015年12月10日深夜,宋疃镇张庄村精神病患者代某96岁高龄的母亲代木氏患急性呼吸道感染已不能自理,无人照料,卷缩在破旧的房子拐角浑身冰冷、奄奄一息。在接到烈山区民政局打来的急救电话后,他不顾严寒立刻驱车赶到老人家里,将老人接到南湖老年公寓进行抢救,并一直守候在床边,老人很快恢复了体温,看着老人渐渐红润的面颊,他才放心离开。

代木氏老人除患有心、肺功能衰竭外,还患有其他多种疾病,完全丧失基本生活能力,她生活在南湖公寓的40多天里,边红旗每天都帮老人翻身、擦洗,不厌其烦。老人进食困难,他就将饭菜加工成半流质,老人便秘,边红旗将香蕉煮熟压成香蕉泥,一口口地喂食。临近春节,他还专门为老人买了新衣服。大年初一,老人突发急症,他立即和残联、民政部门的同志一起把老人转送至市里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全力抢救,他放弃和家人春节团聚的时间,一直守候在lCU的病床前,直至大年初二凌晨三点,老人终因心肺衰竭去世。他顾不上休息,拖着疲惫的身躯将老人送至殡仪馆,替代木氏患精神病的儿子操办完后事。

“这样的故事,总也说不完。”性格活泼的刘新兰老人说着,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老人退休前是灵璧县政府的公务员,10年前老伴去世。4年前,老人觉着一人独住孤单便来到了养老公寓。“我来这里长胖了33斤!这里照顾得太好了,我们太喜欢边红旗院长了!”为了表达对这位帅小伙的感激之情,老人写了两页纸的感谢信,自己来到邮政所花了4.5元寄了挂号信。“就是想谢谢他,这么好的小伙子应该让更多人都知道!”

相亲相爱一家人

“我就是你们的亲人。”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把公寓建成一个“家”,让公寓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有归属感,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边红旗的付出和努力,也赢得了老人们的信任和爱戴。

近年来,根据残疾人的需求,边红旗报经区、市残联批准,创办了淮北市第一家残疾人托养试点机构。

2017年,他当选为烈山区残联理事。把区里7519位残疾人的基本情况都登记在册、铭记于心,陪同区、镇基层残联工作人员走访重点人群,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邀请淮北师范大学教授给少数思想偏激残疾人做心理疏导,烈山区近年来没有发生一起残疾人上访及涉暴涉恐事件。

2015年7月,他接回唐氏综合症孤儿朵朵,经过市精神病医院治疗病情有所控制后,朵朵回到南湖公寓。专门安排一名女护工悉心照料,边红旗为朵朵买新衣新玩具,定期带朵朵去市精神病院进行复查,根据病情不断地调整药物和剂量。在南湖公寓生活了半年的朵朵胖了许多,眼睛、鼻子和嘴角分泌物明显减少,也懂事听话了许多,除了基本的生活能够自理,还能与人做简单的交流了。每天早上,朵朵只要是听到边红旗的脚步声就立马跑过来,一刻不停地跟前跟后不愿离开,在公寓里爷爷奶奶们的“怂恿”下,一口一声地喊着“边爸爸”。

王小鹏是一名双目失明的15岁孤儿。2018年1月,因感冒发烧引起肺部感染,淮北市福利院把小鹏送到南湖老年公寓进行治疗。边红旗带他进行了全面的体检后,发现年纪不大的小鹏竟然有四肢肌肉萎缩的征兆。安排了理疗方案,陪着他到外面的小花园散步,为他挑选了故事播放机,每天从早到晚听着边红旗为他挑选的励志故事,渐渐地小鹏愿意出门了。为改变他孤僻的性格,边红旗经常陪着他吃饭,给他洗澡理发,不厌其烦地训练他的动手能力,锻炼他的基本生活能力。现在,小鹏已基本康复回到福利院,但他把南湖公寓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住几天。他一回来,公寓里的爷爷奶奶们就会争先恐后地把零食拿给他吃,大家像久别的亲人一样围在一起,每每看到这些情景,边红旗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全国敬老爱老助老模范人物”“安徽省敬老助老模范人物”、安徽省“百名孝星”各级表彰和群众赞誉更加坚定了边红旗投身社会公益事业的信心。“这份工作虽然繁琐又平凡,但是守护老人已经成为我的责任和习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弘扬中华民族孝老爱亲的传统美德,帮助老弱病残等特殊群体活得体面有尊严。” 

■ 记者 徐志勤 实习生 章美

摄影 记者 梅月

责任编辑:刘冰儿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