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退休不褪色 续写新风采

图为刘长礼 和村民们交流种植经验 冯树风 摄

 

年轻有为敢闯敢干的“转业兵”

1960年,刘长礼报名参军,在福建前线海军某部服役。那时的刘长礼,血气方刚,不怕吃苦,敢打敢拼,曾两次荣立三等功。突出的成绩,艰苦的锤炼,让刘长礼在部队就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

1967年,刘长礼从部队转业荣归故里,干起了村党支部书记一职,从此开启了他30多年带领乡亲增收致富的征程。

和村的经果林产业历史悠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有千亩梨园。刘长礼看到了这一优势,便借势发力,带领村民扩大种植,丰富品种,发展了桃园和桑园近千亩,百姓在2000亩经果林产业上尝到了甜头,和村也成了远近有名、相对富裕的“名村”。

刘长扎说,“我当时任村党支部书记时就一个想法,那就是勤勤恳恳、踏实苦干”。1976年,听说政策鼓励种棉花,敏锐、果敢的刘长礼又带领村民种植千亩棉田,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大干特干”,千亩棉田换来13万斤大米的奖励,名噪一时、享誉四方。

踏实苦干不怕困难的“领路人”

在村党支部书记岗位上的刘长礼,更是一名“领路人”,既要琢磨“新点子”,更要带着“闯新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和村也走‘一麦一豆’的传统道路,虽然温饱不成问题,但百姓的生活不再像以前那么富裕。‘穷则思变’,有什么新点子、怎么带着大家发家致富,成为我当时最迫切要解决的事”。

1992年,我市行政区划调整,和村由濉溪县划归烈山区管辖。也就是同年,中央发出大力发展髙效农业的号召,刘长礼敏锐地察觉到政策的“东风”,觉得正是促进农业转型升级的好机会。

为了更新观念,他带着村干部先后奔赴北京、六安、郑州、烟台等地,学习先进经验,行程达数千公里。回来后,刘长礼与村干部一班人统一了思想:既然有果树种植的基础,就要继续发展经果林产业。经过一番外出考察,确定从烟台引进苹果适合和村的实际。

粮田改果园,首先要过的就是村民的“观念关”。包产到户后,一麦一豆让百姓实现了温饱,而栽果树前几年都没有收成,大家不愿意冒险。粮田改果园的消息一传出,村里立刻像炸了锅。甚至有的村民带着年幼的孩子找到刘长礼,又哭又闹破口大骂。

为了破除观念“拦路虎”,刘长礼先是召集党员和教师等先进分子组成宣传队,挨家挨户做工作。紧接着,村干部们带着1300户村民乘车前往砀山参观,让百姓切实看到实惠。刚刚收获的砀山梨,让和村村民动了心。

过了“观念关”,又遇“技术关”。为了解决种植技术难题,刘长礼带着两名技术员,大年初一冒雪踏上了去烟台的列车。当地农业部门的负责同志被他们的执着精神深深打动,决定给和村派驻一名老技术员,而且这名老技术员一住就是五年。

最让刘长礼彻夜谁眠的还是钱的问题,引进树苗要花费资金近百万元。尽管市里有拨款,百姓有集资,但还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后,刘长礼找朋友、找战友,东挪西借,终于凑齐了这笔款项。

“到第三年的时候,百姓家里的余粮吃完了,果树刚刚长成还未挂果,我真怕百姓砍掉果树再种麦子,那样就前功尽弃了。”说起当时的情形,刘长礼仍心有余悸。“每家发六袋面粉,说啥都要保住马上就要见效益的苹果树。”刘长礼在村干部会议上的话掷地有声。

“天道酬勤”。1998年,和村苹果喜获丰收,两三百万斤的产量让百姓乐得合不拢嘴。自此,和村苹果成了兴业富民的大产业。

退而不休再当头羊的“老支书”

经过果农的辛勤悉心栽培,现在和村年产优质苹果5000万斤,人均纯收入超万元。和村苹果因价格优、品种全、个头大、汁水多、口感好而备受消费者的青睐,苹果远销南京、上海、武汉等大中城市,和村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水果之乡。

然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和村果树树龄20多年,已近产量极限,这两年必须及时更新品种。和村苹果能否继续之前的“传奇”,还是个未知数。

换什么品种?谁第一个带头?何况苹果重茬栽种不易成活,易发生病害严重、果品产量低、质量差等“再植病”,存在很大的技术风险,万一失败了谁能担当得起?现任和村党总支书记李居全一班人,又遇到了二十年前的老问题:大家都不愿意冒险。

“不行我先来,我这一辈子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大不了赔点钱嘛。”已逾古稀之年、早已从村党支部书记位置退下来的刘长礼,又做出了一个常人不能理解的决定,带头砍掉自家的苹果树。当时甚至有人认为,这老头一定是“疯了”。而他则把更新品种、再造“和村苹果”的辉煌看做是“第二次创业”;虽不在村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上,心里考虑的还是“做给群众看、带着大家干”。

他不顾年高,东奔西走,外出考察,请教专家,甚至把家也搬到了果园。他的执着精神深深打动了家人,儿子投资购买了苹果苗,老伴主动帮他整理果园。现如今,刘长礼的新果园,已是规模初显。

“老果树马上就面临更新换代,但百姓都不愿意第一个‘吃螃蟹’。希望通过我的实践摸索,给村民提供一些经验,也不枉村民对我的一番信任。”说起未来,刘长礼踌躇满志。“等我八十岁时,我的新果园产值估计能达到十万元,到时我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记者 陈洪 摄影 见习记者 冯树风

责任编辑:刘冰儿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