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焦炉上的“内科医生”

——记临涣焦化公司调火工马士玉

QQ截图20190115091234

 

他,一米八的个头,黝黑的肤色透着一股青年特有的朝气与干练;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充满了自信与坚定。

在他的世界里,高温与他相伴、煤气如影随形,他追寻着燃烧希望的炉火,一路忠诚的守护,履行着焦炉“内科大夫”的职责。

他就是临涣焦化公司调火工、淮北矿业第十四届职工技术比武运动会“技术状元”获得者马士玉。

天道酬勤

2007年8月,刚从学校毕业的马士玉,踌躇满志地来到临涣焦化公司,可眼前的一切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每天与铁锨、火钩、高温计相伴,穿梭在焦炉炉顶、地下室和烟道走廊,一天工作下来,工作服湿了干、干了湿,布满了汗渍,与内心憧憬的“高大上”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些新工人纷纷受挫于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忍受不了那闷热、艰苦的环境,没干几天便离开了。

“是走?是留?”犹豫不决的马士玉为难地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却没想到只得到父亲一句冰冷的嘲讽:“想当逃兵吗?”父亲的话像刀子一样扎进马士玉心里。那一刻,他突然顿悟了,只要肯干,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并暗暗发誓,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干出一番事业来。

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马士玉每天干完本职工作后,便去细心观察老师傅们干活,目测看火温度、横排测温、绘制测温曲线……空闲时,便模仿师傅们的动作,试着依葫芦画瓢,琢磨其中的诀窍。在师傅的指点下,他在学习中博采众长,在实践中增长技艺。

尽心尽责

焦炉调火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工作的好坏直接影响着焦炭的质量。马士玉深知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但要保证直行温度始终稳定却并不容易,这除了要测温准确,还要求调火工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强烈的责任心。

盛夏的一天,马士玉突然接到中控指令:当班焦炭成熟情况异常!他立即赶赴现场,看到熄焦车车厢内焦炭上部出现大块的黑焦。来不及多想,他立即重新测温,观察火焰燃烧情况,并深入近五十度的烟道走廊,仔细检查每个设备的运行情况。

闷热而封闭的烟道走廊内,他拿着手电,大口喘着粗气,汗水顺着脸颊胡乱地摔下,他甚至无暇擦拭一把。终于,手电的光定格在烟道走廊深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某个交换设备内部,一只砣盘掉落在地上……

“其实处理这个问题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及时发现问题原因,这也是我佩服士玉的地方。”一切处理妥当后,当班班长由衷感慨道。

从一个懵懂青年逐步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焦炉调火工,马士玉用了十年时间。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他乐此不疲,从来没有说过一个“悔”字。面对领导同事们的称赞,他低调谦逊,从没有半点骄傲自满。纵然斩获技术比武一等奖,荣获“状元”称号,他也只是憨厚一笑:“我没什么牛的,只是做好本职工作罢了。”

感恩前行

在工友眼中,无论是工作生活,马士玉都显得如此优秀。而在他本人看来,一切的努力,都源于感恩。

马士玉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上班前,总能听见妻子“注意安全”的叮嘱;下班后,美味可口的晚饭等他享用;5岁的儿子更是以他为榜样,经常缠着他讲在单位的故事。正是这幸福美满的生活,让他每天都充满干劲。即便工作辛苦,即便有时加班无法回家,但他在视频里呈现给妻儿的,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笑脸。

“我想成为他们的骄傲,尤其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我有什么借口不努力呢!”马士玉这么说,也在这么做。三十而立,十余年的工作经历,让他认识到一个男人不仅要有对家庭的责任,更要有对企业的责任。

“一切手工技艺,皆由口传心授。如果当时没有师傅们对我的悉心教导,也不会有今天的我。”马士玉由衷说道,“我非常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今后,我一定会更加努力!”

记者 陈洪

通讯员 王明明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刘冰儿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