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爱的感受 > 正文

特殊的党费

核心提示: 6月11日,在位于桂苑路的轶顺服饰公司,门卫郑中心告诉记者:“等离开了人世,我就能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去,上交这最后一笔‘党费’。”

郑中心已委托妻子、儿子,作为自己捐献遗体的全权执行人。

郑中心已委托妻子、儿子,作为自己捐献遗体的全权执行人。

“我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已经不能为社会做出啥贡献了。”6月11日,在位于桂苑路的轶顺服饰公司,门卫郑中心告诉记者:“等离开了人世,我就能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去,上交这最后一笔‘党费’。”

说到这里,拄着拐棍才能勉强行走的他,神情里分明闪现着欣喜和憧憬。

郑中心,男,今年56岁,家住烈山区古饶镇张庄村,年少时奋发读书、成绩优秀,可惜受股骨头坏死的拖累,高中肄业后回到老家务农。多年来,因为行动不便,他失去了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能力,不过凭借灵活的头脑,他在村里连续多年从事文书、会计等工作,任劳任怨的同时赢得了一片赞誉。

高血压、心脏病、脑梗后遗症……郑中心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饱受多种疾病困扰的他经常失眠健忘,可2004年9月入党时,“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词,经常萦绕在他的耳旁。

2013年10月10日,《淮北日报》报道了我市首位遗体捐献志愿者,岱河矿机电科退休职工张玉生的感人事迹。那时,脑梗病发作没多久的郑中心看到报道,内心一阵触动。多年来,为了看病,他辗转了不少城市和医院,也得到过许多好心人的无私帮助,心怀感恩的他,这个“触动”越来越深。

今年年初,张庄村村主任秦望振登门拜访,提及正在组建一支器官和遗体捐献志愿者队伍。郑中心意识到,期待已久的事情,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

“做人,就要做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得到家人的支持后,他向市红十字会提出了捐献意愿。“我志愿在离世后将遗体无偿奉献给祖国医学科学事业,为我国医学教育、科学研究和提高疾病防治能力贡献自己最后一份力量”随即,他在捐献志愿书上写下了自己的遗愿,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为使遗愿得以实现,以备不时之需,他还委托妻子、儿子作为自己遗愿的全权执行人。

前两天,他的申请得到了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蚌医接受站的批准。因为行动不便,郑中心委托朋友代他到市红十字会领取获批的志愿书,并专程送来一封手写的信函。

信里写道,尽管他因病致残,身处困境,没有能力回馈社会,可奉献的方式是多样的,比如人身上有的,比金钱富贵更有价值的东西。

为了表示感谢,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带着慰问品赶来看望。

有亲属、有朋友,更多的是本村父老乡亲……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秦望振一直在为壮大捐献志愿者队伍奔走呼吁,并动员43人签署了捐献志愿书。

遗体和器官捐献是一项造福社会,惠及后人的善举。捐献志愿者们为绝望中的生命送去希望和慰藉,用自己的躯体铺筑了医者和科研人员学习的阶梯,用博爱的胸怀讲述着人生的价值。近年来,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和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下,我市不断规范捐献流程,设立困难捐献者家庭救助金,在福寿园建立捐献者纪念碑,捐献工作稳居全省前列。

截至目前,全市已有257人成为有意捐献遗体和器官的志愿者,16位已经告别人世的志愿者成功实施捐献,帮助挽救了十多名重症患者的生命,数十名眼疾患者因此重见光明,为促进医学科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将大爱和奉献留在了人间。

记者 肖干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捐献 郑中心 遗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