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季风 -->正文
淡淡兰花香

www.hbnews.net 2010-3-18

    “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西风寒露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
    ———明代薛网的《兰花》
    清明的雨水冲洗着兰花的芳香,当我在无意间嗅出一缕幽香,天已经放晴了。阳光烘干叶片的潮湿,院落里蒸发出忽淡忽烈的香味。一阵阵的,向你漫过来,不等你陶醉,就飘走了。像永远不愿意弥留在你的嗅觉里。
    这盆兰花,似乎是和我同一年植根于这个院落,然后如期的绽放着,从此这个庭院有了兰花的芳香、春的气息。日子就在兰花淡淡的香气里,淡淡的轮回,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我们同宿这个屋檐,共同撑起生命的天空。我习惯了它特有的清香,淡淡的,若有若无,若断若续,正如宋·曹组在《卜算子·兰》中写的:“蓄意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不需要刻意,在流淌的日子里,只要你真诚的面对身边的一切,随意处,就能享受到生活的淡香。
    我爱兰花,爱它的安分。不知道它原在何处,不知道它是否愿意,就这样孤独的植根这片土壤,无私的释放着自身的芳香。它不娇艳,清冷的似乎太容易被人遗忘,透过季节的面纱,我仿佛看见了它的心像它的枝干一样,脆弱易折,灿烂中藏着浅浅的忧伤。很想细细的猜测它,了解它。时常,我静静的端详着、或和它交谈,告诉它我所有的心事,它能听懂,同时它也会用它特有的语言和我说话,这种语言,是智者隐匿的声音,给我一种深深的启发,深入骨髓。
    和它相处,我焦躁不安的情绪在淡淡的兰香里,逐渐平稳;外界给予我的愤怒和忧伤,常常在转化为语言之前,早在心底淡化成宽容与忍耐。我就这样,淡淡的过着自己的生活,拒绝激烈或刺激,平缓些、再平缓些。记得张爱玲对胡兰成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欢这一句,我曾以为之所以有蕙质兰心的说法,也许,是因为兰花它能懂得生命的真谛、生命轮回的意义。
    一阵春风,送来了淡淡兰香,粉红的桃花花瓣在我的视野里飘飞。春阳分外温柔,这种温柔奢侈的倾洒着,我真该把自己的一颗快要老化的心晾晒开来。我也想不再背转身、隐藏着,描绘着岁月的苍凉。然而,我敏感的细胞无法扭转自己的思维。我的善良,却掩饰不住某种厌倦或不合作的思想。眼前桃飘李飞,空气里散发出无尽的诱惑,蝴蝶抗拒不了,蜜蜂抗拒不了,连阳光也被镀上了暧昧的色调,早就厌倦了某种浑浊纠结的感觉。每当现实的棱角悄悄弄疼我,每当无数固执、孤寂的思绪侵扰我,我挣扎得无处可逃时,才发现,我无法走出自己的楼阁,无法附和生活里某些污浊的成分。我还是该重重的关上属于自己的一扇门,退回到自己的角落隐藏起来,静静的嗅着兰花的幽香。只有在这个角落这个庭院,我才可以愚昧些,简单些,我的感觉里单一得像仅只有兰花。
    我收藏起它的淡雅、朴实,爱它的随遇而安、无人自香。它是智者,也许永远没有人可以真正读懂它。纵然它暗香袭人,翩翩起舞,却没有人知道它在为谁吐露芬芳?那最美的颦笑植根谁的土壤?在它纯美的心里,这些也许永远是个隐匿的答案。我也只能,在那阵发的香气里猜测或者追寻。

晨 曦
相关文章

 

  新闻搜索

  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我看淮北50年
·文明驾驶员评比
·欢庆50——淮北1960
·50华诞祝福淮北
·辉煌50年淮北见证
·50华诞献礼工程巡礼
·淮北巾帼第一人
·安徽2010年两会
·安徽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沈
·第五届中国大运河文化节

更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