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北要闻 > 政务要闻 > 正文

千年相城沧桑流韵 绿金淮北活力绽放

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四千多年前,商汤十一世祖相土,建城相山脚下,发文明之滥觞。古相城自此便在历史上纂刻下了姓名,历代王朝在此设郡置县。

时光白驹过隙,按不下暂停键的历史,不停地大浪淘沙。掩埋了诸多的人事,也留下熠熠生辉的荣光。得益于此,今天的淮北人自豪地用八个字形容故土,你可以在网上任一有关淮北的词条上找到它们:历史悠久,人文荟萃。

淮北的一地一名,一砖一瓦,都被历史拉长了影像。譬如烈山,关于其名,《列国志》载:“大禹治水,烈山焚泽”。这是目前在文史资料里发现的最早依据。古老的铚城,因临涣水,故曰临涣。临涣古城遗址,位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是我国目前唯一现存的镇级土城墙遗址,发现于城基部的较厚的红褐色古丁纹板瓦,具有战国晚期特征。城墙无声,自显厚重。数千年,它静默地看着城头变幻的王旗。如今,斗转星移,它依然静默,守护着古城和世代依水而居的人们。

刀光剑影已然黯淡,鼓角争鸣也已远去。先贤圣哲的一身风华,却彪炳史册,照耀汗青。黑椹奉萱帏,啼饥泪满衣。赤眉知孝顺,牛米赠君归。东汉蔡顺的拾葚供亲,《二十四孝》留名。蹇叔、桓谭、嵇康、刘伶……漫步相城的历史长廊,似能见宽衣广袖,他们拱手执礼。

风萧萧兮的那日,蹇叔的谏阻不被秦穆公采纳,悲戚的哭声仍在敲打世人,需有知人之明、识势之智。桓谭《新论》,可惜早佚,然幸存的孤篇《新论·形神》,足见智慧光芒。嵇康,“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铮铮文人风骨,让古往今来不为五斗米折腰者,为之倾心。“醉侯”刘伶,亦为“竹林七贤”,一壶刘伶醉,品得人生百态。

淮北市东郊25里处,是杜集区石台镇梧桐村,村旁是梧桐山。村里人家,每户的房前屋后都有几棵梧桐。有风吹过,叶子沙沙作响,似乎在叙说一个久远的故事。

一个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满山的梧桐,正是制琴的好材料。

伯牙精通音律、琴艺高超,路经此地,流连忘返。一个晚上,他兴致勃发,援琴而奏,忽听叫绝声。《高山》《流水》二曲,来人一一指出其中寓意与精妙处。伯牙连呼知音,那人正是钟子期。但来年相见的约定,因子期的离世,再无兑现可能。伯牙寻到子期墓前,跪地抚琴。高山流水已无知音,伯牙摔碎古琴,从此再不弹奏。

如果余音足可绕梁,亦能吹皱一池春水,是“至今千里赖通波”的隋唐大运河的春水。它见证了历史繁华,承载着朝代更迭,叩问着君王功过。柳孜运河遗址,是淮北的藏宝之地。

历史的脉络,有时平铺直叙地让人略感无奈。譬如相城的明至清,200余年,寥寥百字,竟也说得分明。而后的近代史,淮北的土地上,硝烟弥漫。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居南北结合部,又有淮河之险,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含泪送战场。淮北大地上的人民,以大无畏的精神,用小推车推出了淮海战役的胜利,推出了未来的一片蓝天。

此后,建设、发展成为铿锵的主旋律。不断的改革创新,让传承千年文脉的古老相城,在历史和当下的交错辉映中,绽放出智慧的活力和崭新的魅力。

创新型城市建设全速推进,理念思路创新、科学技术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工作方法创新多点开花,党建、经济、社会、生态各领域创新实践层出不穷。

敲响进取的鼓点,确立中国碳谷·绿金淮北战略,使高碳资源低碳利用,让黑金城市绿金发展。深刻把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新发展观的淮北,经济发展稳中有进、进中向好,既留住了绿水青山,又造就了金山银山。

城市转型升级不断提速提质提效,古老相城以崭新姿态昂首挺进大开放、大招商、大创新、大建设、大发展的新时代。传统产业加速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改造,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呈迅猛发展之势,非煤工业三分天下有其二。

而今,新时代,新的历史方位。带着镌刻千年的历史印记、流淌至今的进取基因,淮北人民奔着美好生活,一往无前。

■ 记者 方芳

责任编辑:杨梦云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