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一别半世纪 时光不曾老

淮北一中69届初中毕业生回家看看

核心提示: 4月8日上午,淮北一中校园,课间时分,那栋全市知名的树人教学楼上,骤然热闹起来,学生们向楼下科学馆门前的一群人鼓掌、挥手、欢呼,对方热情地给予回应。

淮北一中60周年校庆69届初中同学母校重逢-梅月 摄 (8)

 

淮北一中60周年校庆69届初中同学母校重逢-梅月 摄 (7)

 

淮北一中60周年校庆69届初中同学母校重逢-梅月 摄 (3)

 

4月8日上午,淮北一中校园,课间时分,那栋全市知名的树人教学楼上,骤然热闹起来,学生们向楼下科学馆门前的一群人鼓掌、挥手、欢呼,对方热情地给予回应。

楼上是在读的高中学子,这是他们现在的校园;楼下是淮北一中1969届校友,这是他们曾经的校园。有些许不同,彼时的楼下人,比楼上人还年少些。他们是那年的初中毕业生。今年,母校60年校庆;今天,他们相约回家看看。

光影交错间,是五十载光阴。

69届初中校友向母校赠送锦旗。

忆芳华岁月

伴随着老同学的回忆,时钟断续回拨,影像逐渐拼出。

那时,一个班级并不称班,而称为“排”。他们那届,本有三个排,后并为两个排,具体人数谁也说不清了,100人左右。毕业后,大家各有各忙,关系好的平时会聚一聚,而更多人一别就是50年。这样的相聚,这么多年从未有过。

好在有微信群。3月下旬,有人发起倡议,毕业已50年,母校60岁了,大家聚一聚,回来看看吧。众人群起响应,筹备组、后勤组、摄影组人员很快就位。纵然已年过花甲,纵然天南海北,从洛杉矶也要飞回来。

就这样,50多位见证过彼此青春的同学再相聚,这规模实在不能算小。4月7日,他们相约看看淮北。目光掠过南湖、东湖、隋唐运河古镇……这座无比熟悉的曾经的煤城,如今,与他们一起成长、蜕变,成为“一带双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湾”的美城。

次日,他们回到阔别已久的母校,这也是淮北一中建校60年校庆年,第一批大规模返校的毕业生。学校隆重地接待了他们。前往科学馆报告厅的路上,年轻的学弟学妹热情相迎,依稀当年的自己。入座后,学弟学妹唱起了淮北一中校歌和《同一首歌》,用歌声传情达意。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留存下来的当年影像。那时的他们,面容青春,笑容青涩。一位女同学突然掉了泪,她指着一张照片:“这里面,三个人都不在了。”事实上,这一届,共有7个人已永远离开。为此,同学们全体起立,转身,鞠躬默哀。想象着,仍是昔年同窗景象。

随后播放的是前一天相聚的场景。面容已改,笑容依旧灿烂。

叙师生情深

一中校长马颖前来与他们同庆。学校为他们请来了三位当年的任课教师,政治老师武艺、美术老师纵横和体育老师杨善士。在那个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的年代,老师们坚守一方清明,固执地让学生相信,读书绝不会无用。

而今,老师白发苍苍,学生两鬓斑白。但师生情谊没有改变,杨善士的投篮英姿仍留在学生脑海中,还有学生玩笑让他再投一次篮。不过,正如杨老师所说,“我已是耄耋之年,不是古稀,是耄耋”。别说老师未必认得全学生,就是同学间,有的半世纪未见,也难相认。所以,自我介绍很有必要。

数十年的人生轨迹,便浓缩为了几句或者一段话。毕业后,有就业的、参军的,也有工作后再入大学深造的。教师、医生、工程师……他们分布在各行业。如今,除个别被单位返聘外,多已退休。但他们戏称已再就业:含饴弄孙。

师生再相会,诗歌最能表情达意。纵横老师赋《庆仪》《欢聚》诗两首:其一,甲子年华足可夸,春兰秋菊满园花。庆仪为是开来路,跃马扬鞭趁好霞。其二,三尺讲台挥汗时,当年有幸敢为师。高扬白发入堂庆,步舞笙歌处处诗。

学生周珊顺思绪万千,作出《淮北,我的家》。诗文前半段写道:淮北,我的家,我在这里长大,局小有我童年的记忆,我在那里读书识字嬉戏玩耍。淮北,我的家,我在这里奋发,一中校园度过我豆蔻年华,少年的梦想在这里抽枝发芽。淮北,我的家,我在这里参加工作,当年新煤城的夺煤大战,我是年轻的战士英姿勃发。淮北,我的家,我在这里立业成家,从初建安师大淮北分校到今天的淮北师大,我把所有的日子都编进学校的基石砖瓦。

盼母校发展

同为一中学子,校长马颖称他们“学长”。她向学长们介绍了近年来学校的发展状况。

作为安徽省首批重点中学、全国现代教育技术实验学校、省示范高中、省新课程实验样本校、教育部特色高中建设项目培育校,多年来,淮北一中高度重视素质教育,注重学生个性培养和全面可持续发展,教育教学质量稳居全省前列。

学校为高等院校输送了大批优秀高中毕业生,先后四次培养出全省文、理科状元,仅2011年至2017年就有62人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录取,50余人被哈佛大学、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等著名高校录取。凭借这些骄人成绩,学校成为清华、北大、复旦等著名高校的优秀生源基地。

听到这些振奋人心的消息,老校友们频频热烈鼓掌。他们中,有的两代同为一中人,母校发展得更快、更好,是他们共同的心愿。“办一流名校育世纪英才”,他们向学校敬赠的锦旗上写着这样两句,是评价也是期盼。

欢聚的时光飞逝而过。当天下午,有的同学就要返程。分别前,他们参观了校史馆,并合影留念。师生大合照,团队小合影,昔年的篮球队队员一如当年,团团围着杨老师。他们提醒着杨老:莫忘刚才的承诺,下一个十年,再来与大伙相聚。

是的,明天,还很美好。恰如《淮北,我的家》后半段所述:淮北,我的家,我记得你的每一处变化,相山变绿南湖水清城市东延南扩由小到大,昔日煤城已转型生态宜居园林化。淮北,我的家,这里有我太多的牵挂,亲朋好友同学兄妹,父母也长眠在这里。淮北,我的家,我再也离不开她,孩子们已离家去独闯天下,我们也已走过花甲向七十岁进发,努力生活健康快乐地过好每一天。我爱淮北我的家。

依依惜别时,老师们的话语依旧铿锵:何止于米,相期以茶。岁月静好,时光不老。马颖反复说着:进了一中门,就是一中人;出了一中门,永远是一中人。常回家看看!

于曾经的、现在的、将来的一中人,这里永远的母校家园。

■记者 方芳 通讯员 张薇薇文记者 梅月 摄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