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北民生 > 正文

好心人请“止步”

核心提示: “大老远赶来看望孩子,怎么能把我们堵在门外?”在市人医烧伤整形科病区里,站满了赶来看望孩子的爱心人士,以及公益团体代表。

毛毛乖乖地躺在病床上让护士抹药膏。

“大老远赶来看望孩子,怎么能把我们堵在门外?”“是呀,咋不让见孩子呢!”当日上午9时许,在市人医烧伤整形科病区里,站满了赶来看望孩子的爱心人士,以及公益团体代表。地上摆满了他们带来的奶粉、米面油、新衣服、玩具等慰问品。

“孩子太小,进病房要消毒的。你们这样进去很可能引起孩子伤口交叉感染……”11病房房门紧闭,门上贴着“谢绝探视”的纸条,几位在门口把守的保安向接踵而至的爱心人士解释着。隔着门上的玻璃窗,能看到里面有一位护士抱着孩子,另一位护士正弯腰小心翼翼在孩子屁股的烫伤创面上抹药。

“从昨天夜里就有人来看望孩子。今天一早,许多人都涌了过来,真‘招架’不住。现在让孩子单独住在这个病房里,请来保安帮助维护秩序……”医护人员有些无奈地说。当日,为了保障正常诊疗,院方只好抽调人员暂时封闭了整个楼层,并谢绝所有人员进入毛毛的病房探视。

“治疗费筹够了!不能再要好心人的钱哩!”来到病房外,面对众多好心人,孩子的爷爷杨成斌激动地说。

不测

1周10个月的杨毛毛,乖巧地趴在护士戚影影的怀里,忽闪着两只大眼睛不哭也不闹。

毛毛在10个月大时,妈妈离开家再没回来过;去年11月,爸爸又因喝酒跟人打架,进了监狱。孩子对奶奶没有印象,只有爷爷的怀抱,是最令他安心的港湾。61岁的杨成斌,祖籍萧县。30多年前他与妻子离婚,后将户口转至渠沟镇桥头村刘庄。没想到儿子和儿媳妇却接二连三地离开他的身边,只留下宝贝孙子毛毛和他相依为命。

3月26日中午1时许,杨成斌喂好毛毛午饭,看着他跑到院外玩,便将剩下的汤在灶上热了,又将铁锅放在了地上,转身去拿馍。没想到,这时毛毛跑进来,一个趔趄跌坐在热汤锅里。

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杨成斌抱着他赶到医院只简单做了处理,因无钱住院便又抱着娃回到了家。27日下午四时许,杨成斌抱着孩子来到附近的社区医院,为孩子输液时,与在我市某公司任职的贾玲相遇。

相助

贾玲是个热心肠。

看到孩子因疼痛,哭喊扭曲的小脸,杨成斌一筹莫展的愁苦,她掉下了眼泪。

了解了详细情况,留下了老人的联系方式,她想着要帮帮这命运多舛的祖孙俩。回到办公室,贾玲将情况告诉了同事段洁。两人先后捐出爱心款,然后把毛毛的遭遇发到微信朋友圈,希望能发动更多的好心人,集结爱心力量帮助毛毛渡过难关。当日傍晚6时许,两人的好友们纷纷捐款,共计4000余元。当晚7时许,她俩开车接了祖孙俩,直接来到市人民医院。

此时,她们不知道,关于“孩子烫伤”的微信,已经传遍了各个朋友圈。

救治

27日晚,杨毛毛住进了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烧伤整形科11病室。

经过诊断,毛毛的臀部及大腿部6%的面积烫伤,其中5%的面积为浅二级烫伤,1%的面积为深二度烫伤。医护清理伤口后,敷以药膏等治疗。当夜,就有爱心人士带着钱物前来看望。

深夜,因为创面疼痛,孩子有些闹不能入睡,值班护士轮流在床边哄着看护着,每隔几十分钟,需再涂抹一次药膏。黎明5时许,伤口疼痛缓解的孩子,终于沉沉进入梦乡。

感谢

2000、1000、500、200、100、50元,塞到杨成斌老人手中,奶粉、饼干、玩具等各种慰问品,源源不断送到病房外。

“我真没想到一条微信能引起这么大的效应!淮北好人就是多!感谢所有的好心人!”28日上午,守在病房外接待爱心人士的贾玲和段洁已经应接不暇。“孩子的治疗费用足够了,希望好心人不用再捐款捐物了……”

“娃的妈走了,爹又不在身边,我就觉着毛毛可怜。这一天多来,那么多好心人关心他,我觉着毛毛太幸福了。”杨成斌老人擦拭着感动的泪水。他开始婉拒好心人的捐款,可是好心人硬是将钱塞到他的手中和口袋里。“给孩子补补身体。”“你老也要多保重啊!”不停地有人叮嘱着。

文景商贸公司总经理刘理带着员工,拿着奶粉、奶片、玩具车、米面油和慰问金赶来;两个身材高大的淮北籍小伙子看到微信,特意从合肥开车赶到医院,没留下姓名,只将一叠现金塞到了老人手中……爱心在聚集,爱心在传递。

“前来探望的爱心人士络绎不绝,已经扰乱了病区正常的上班秩序,影响了其他病患的治疗,且毛毛年幼抵抗力弱,我们很担心孩子伤口会交叉感染。”烧伤整形科副主任徐朝晖介绍,毛毛属中度烫伤,现在恢复情况不错。浅二度的烫伤处大约两周能愈合,右臀部深二度的烫伤大约三至四周愈合。因为不是很严重的烫伤,治疗费用不会高。

中午11时,病区里依然有许多爱心人士,不愿离去。

“现在,爱心人士的前来看望,已经扰乱了医院正常秩序,这是我特别感到抱歉的。”贾玲说,“希望媒体能转告各位微友和好心人,孩子的治疗费用已经足够了,请将爱心款捐给更需要的人。待孩子出院后,我会经常去看望,将孩子的近况发到朋友圈告知大家。”

“谢谢好心人!请不用再来看望孩子了,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记下了,谢谢!”杨成斌说。

窗外,春阳明媚。主管护师聂红轻轻地为孩子的伤口涂抹着药膏,杨毛毛趴在戚影影肩头,听着护士阿姨小声哼唱的催眠曲,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孩子的睫毛微微颤动,嘴角扬起一丝甜甜的笑意。

记者 徐志勤 肖干 通讯员 苏颖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