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从“煤黑子”到“煤靓子”

核心提示: “在钱营孜煤矿,煤矿工人给人的印象不再是‘煤黑子’,而是‘煤靓子’!”近日,皖北煤电集团钱营孜矿采煤区的煤机检修员丁朝阳,骄傲地说。

上班下班有私家车,下井升井乘“和谐号”,机械化综采技术取代了手工作业,酒店般单身公寓可以免费住……他们有知识、懂技术、重安全,在地下650米的煤田里展示着责任意识和奉献精神,诠释出当下矿工的新形象。

“在钱营孜煤矿,煤矿工人给人的印象不再是‘煤黑子’,而是‘煤靓子’!”近日,皖北煤电集团钱营孜矿采煤区的煤机检修员丁朝阳,骄傲地说。

当日中午1点半,39岁的丁朝阳来到更衣间,换上矿工服准备下井。

“笼罐”是进入工作区的第一道交通工具。深入650米的井下,就依靠这个类似于电梯的工具,只需要不到4分钟时间。不过,下到井底并非到了工作面。钱营孜煤矿地下井田长8.3公里,宽6公里,矿工到自己的工作面还有不少路。“以前,煤矿工人基本都是靠两条腿走到工作面,那时候不仅要走很多路,而且巷道很窄很小,有的地方高度、宽度都很有限,煤矿工人只能爬过去。”丁朝阳说,现在去工作的3225工作面,乘坐的是矿井里的“和谐号”小火车;在西二轨上山时,又换乘“猴车”,到工作现场一点都不会感到累。

1997年从合肥煤技校毕业后,丁朝阳就当了矿工。刚开始跟着师傅在祁东煤矿学习掘煤机操作,2010年,他调至钱营孜煤矿。“我是煤二代,父亲是煤矿的管理人员,在煤矿干一辈子。现在煤矿煤二代、三代,甚至四代有很多,他们是煤矿发展的推动者,也是成果的分享者。”

作为班组里技术最好的工人,丁朝阳每月有1500元的技术津贴。“现在拿到手的,每月大概6000多块钱吧。”他笑眯眯地说,因为是井下的一线工人,自己的公积金等待遇福利非常高。“所以有人说,矿工们下了井是‘黑领’,上了井就是 ‘白领’。”

当日,丁朝阳下班时,已是夜幕笼罩。钱营孜煤矿的食堂和单身公寓闪烁着的霓虹灯,温暖着寒夜。“单身公寓有单独的卫生间,也有空调,只要是矿上的员工都可以免费居住。”丁朝阳说,为了方便照顾家人,他在市区买了房子。“每天都开车上班。没有车的职工乘矿上免费班车,都是到小区门口,很方便。”

对于现在的生活现状,丁朝阳用了四个字说:“满意、幸福。”不善言辞的他还表示,今后会更加努力工作,积累技术,能够拥有更美好的幸福生活。

钱营孜矿党委书记柏玉松说,矿井已安全生产1823天,刚刚通过全国安全生产一级标准化验收,是集团公司第一家通过现场考核的。“现在,矿工地位处处被尊重,在我们矿提拔重用人人机会均等,工资收入按岗分配,矿工获得感越来越强。”

记者 徐志勤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