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守护传统手工艺的夫妻

核心提示: 不久前的一天,淮北下起了雨,杨海玲就在工作室里,听着雨落的声音,手中的针线翻转,一个香包已经见了雏形。而客厅里,丈夫吴增业拿着小小的刻刀正在对着梨木板精心雕刻,《年年有余》的画稿已经出现了一朵莲花。

不久前的一天,淮北下起了雨,杨海玲就在工作室里,听着雨落的声音,手中的针线翻转,一个香包已经见了雏形。而客厅里,丈夫吴增业拿着小小的刻刀正在对着梨木板精心雕刻,《年年有余》的画稿已经出现了一朵莲花。

吴增业:跟爷爷学做年画 

吴增业从刻板上复印出来的年画-梅月 摄

吴增业从刻版上印出年画。

从吴增业记事起,家中就有各种梨木板和刻刀。吴增业的爷爷是位年画手艺人,能刻出各种年画。有歌颂明君贤臣的,有鞭挞昏君、奸臣小人的,有宣扬因果报应的,有贤母教子、孝子事亲,英雄救难、报仇雪恨的,有历史故事、文学名作、民俗风情等各色人物。“爷爷刻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后来上小学了,我就拿着废料,也跟着刻。”那时候,吴增业刻的都是简单的线条或者小动物。

刻年画一般都选择梨木和枣木,这两种材质的木质容易下刀。从选木板的材质,到构思画出年画的底稿,再细雕细刻,雕刻一套木板一般需要两个多月时间。吴增业说年画的制作工艺颇为复杂,刻版要先把年画的反稿先画在梨木上,第一版出来的是墨线版,也就是年画最精细的一个版。然后,按照画中图案的颜色,再刻简单的版,“如果年画有三种颜色,就需要刻三块板,第一板是全部线条的墨版,如果第二种颜色是黄色,只需要把黄色的部分刻出来,以此类推,这才能完成全部的年画板。”一般的年画都是5色板,最多的也就是7色板。

印刷年画时,先要找出一套所需要图案的印版,然后用刷子蘸上颜料刷到版上,再将宣纸压在第一张印版上,用不带颜色的刷子轻轻一刷,印出图案的大体轮廓。接着,换另一张版,用刷子蘸另一种颜色刷到版上,再将年画图案与印版对齐后,再轻轻一刷,印出第二种颜色的图案。通常一张年画中最多用到黑、红、紫、绿、黄共5种颜色,而年画的制作程序细分起来有20多道工序。

等到吴增业上了初中,手工制作的年画渐渐被机器印刷的年画代替,吴增业的爷爷不刻年画了。喜欢美术的吴增业反而对年画上了心,开始请爷爷教自己刻年画。“兴趣很大,只要有时间,我就琢磨刻年画。”吴增业说,农村的年画主要是以门神和灶神爷为主。“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觉得多门手艺也不错。”吴增业说他享受刻版画的过程,虽然一不小心被刻刀划伤手是经常的事,但是一点都没有打消他学刻年画的决心。

吴增业目前还保留了1982年的一套年画板,是他爷爷的作品,A4纸大小的梨木板上刻着威武的门神,每一个线条都很流畅,就连反写的楷书都那么工整。“之前家中大约有30多块板,因为种种原因,家中只有这一套5块板了。”除了这一套年画板外,吴增业还给记者展示了他爷爷刻的老牌和周公解梦的作品。繁琐的线条,显示出制作者的好手艺。成年后,吴增业发现年画离他的生活越来越远。“时代发展,年画越来越没有市场了,我只好将它们收藏了起来。”

近年来,政府对非遗项目越来越支持,吴增业有了将年画发扬光大的念头,他找出了自己家的年画板,自己印刷出来的年画,很让人惊艳。“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说喜欢,我就想着是不是再刻一些新的年画,作为一种工艺品。”吴增业买了梨木板,再次拿出了刻刀,这次他决定不再刻传统的门神、灶神,而是选择了更吉祥的《年年有余》,可爱的胖娃娃怀抱大鲤鱼。记者看到,梨木板上已经用水笔描绘出了《年年有余》的图案,一角的莲花已经刻出了一部分。“这是一个细活,不容一点的差错,不然线条就不流畅了。”吴增业说,他就想先用这套年画试试手,然后他还想创作出更多具有淮北民俗味道的年画。“毕竟这是传统的工艺,我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它焕发新生命,也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它的历史。”

杨海玲:把做香包当成事业

杨海玲在进行香包的最后加工-梅月 摄

杨海玲用心把传统的小香包做成时尚。

跟丈夫吴增业就在客厅刻年画相比,杨海玲的工作间,就显得高大上了,靠着阳台的一间大卧室里,正中间摆着大案台,屋里到处都摆满了各种和香包相关的物件,一个书架上,摆满了各色锦缎和画布,让人仿佛到了做衣服的铺子,案板上放满了各色丝线和即将完工的香包,三面墙上也都挂满了各种造型、大小不一的香包,浓浓的香料味道扑面而来。

杨海玲自小就喜欢跟着姥姥学艺女红,她最早开始做手工艺就是从香包做起,渐渐地她迷上了虎头鞋。她自己创新,把虎头鞋做成了工艺品,远销海内外。正当杨海玲攒着劲想要做足虎头鞋的功课时,儿子的一句话,让她的心静了下来。“我儿子就说,只有像我这个年龄的人会对虎头鞋有感觉,他没有兴趣。”杨海玲静下心来一思索,还真是这么回事,买鞋的人都是有过穿虎头鞋的经历,年轻人对虎头鞋的感情并不深。就在杨海玲考虑下一步怎么做的时候,她随手做的几个手工香包却意外受到了好评。“我那时候就想,做香包试试看?”有了念头,杨海玲开始琢磨起了怎么把香包做成工艺品,一遍不成就再来一遍,香味不好,找中医咨询。多次的反复试验后,杨海玲终于把香包做成了工艺品。

在杨海玲的工作室里,最常见的就是心形、葫芦、圆形、花瓶、荷花造型的香包,每一款造型的香包,杨海玲都需要先在纸上绘出草图,用纸板剪出造型后,等到形状满意了,才能做定稿。“这么多造型的香包,最受欢迎的还是心形香包。”最初杨海玲做的香包绳子都短,就是一个装饰品。有一次有一个顾客买了香包后,就给孩子挂在脖子上。杨海玲灵机一动,把所有的香包的绳子都加长,这样大人也可以把香包挂在脖子上做挂件,她还细心地给香包装了穗子,这样一来,挂在胸前就成了很好的一个挂件。“改良后的香包很受欢迎,有的人甚至一次购买了我所有款式的香包,小的比大的好卖。”

一次在看布料的时候,杨海玲发现了绣着汉画像的缎面布,让她喜出望外,赶紧买下了黄色和红色两种缎面。回到家后,她小心地剪出了汉画像的部分,做出了团扇和圆形两种香包,“我看到成品,满意得不得了,感觉这个香包特别能代表淮北的汉文化。”不出所料,这个香包一亮相,就受到了顾客的喜欢。为了香包的造型,杨海玲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只要看到精美的造型,就想着是不是能做成香包。“我有几款香包就是根据团扇和江南的那些窗棂创作的,效果很惊艳。”杨海玲告诉记者,她如今正在积极准备各项资料,为申报淮北市非遗项目做好准备。

看着杨海玲忙碌的样子,吴增业也停下手中的刻刀,赶来给妻子帮忙,一个穿针引线,一个给绳子打结,好似他们的生活就该如此。“就是因为喜欢传统手工艺,所以才做的这么认真。”杨海玲说,香包、年画如今已经成了夫妻俩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记者 郭照 摄影记者 梅月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齐新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