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百态人生 > 正文

棒棒茶“泡”出正能量

——走进临涣镇怡心茶楼

核心提示: 清晨5点,天刚笼明,临涣镇南阁街上的许多店铺还关着门,而张秀侠已打开怡心茶楼木门,把门口的火炉捅着,坐上几只已熏黑的水壶。老茶客三三两两依时造访,张秀侠提起一把水烧得滚开的铝壶,捏一小把棒棒茶丢进去,茶香飘起。

记者  高墨翰 通讯员 陈旭羲

 

清晨5点,天刚笼明,临涣镇南阁街上的许多店铺还关着门,而张秀侠已打开怡心茶楼木门,把门口的火炉捅着,坐上几只已熏黑的水壶。老茶客三三两两依时造访,张秀侠提起一把水烧得滚开的铝壶,捏一小把棒棒茶丢进去,茶香飘起。

临涣茶馆的历史十分久远,早在东晋、南北朝时期,茶馆便以茶摊的形式出现。后来随着茶客越来越多,才慢慢形成固定的场所,也就是现在的茶馆、茶楼。临涣人的饮茶习惯自此沿袭至今,绵延不衰。

怡心茶楼始建于1909年,已经传递了三四代人。上世纪末,郑同川从爷爷手里接过怡心茶楼,和爱人张秀侠一起经营这个茶馆。他们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借钱加盖了一层房子,并进行了仿古装修,目前是镇上最大的一家茶馆。

“屡尝浓酽情愈浓,细品清香趣更清。”立秋时节,记者走进怡心茶楼,正门之上的一副对联真切地写出了临涣棒棒茶的精髓。火炉上方,长年经过烟熏火燎,大半墙都是黑乎乎的。茶楼大厅摆放着几张或是陈年古董般的木茶桌,再配数条长凳,大部分都已缺角少棱,漆色也已斑驳,不过配上那些土旧茶壶,倒也很是搭调。墙两侧一张张充满历史沧桑感的老照片,更为茶楼增加了几许厚重的韵味。

临涣茶馆里的茶,是由茶梗泡制而成,而非茶叶,因此称之为“棒棒茶”。按理说,茶梗泡茶,应该为茶之下品,可在临涣,却泡出了独有的味道。郑同川边沏茶,边道出其中奥秘。原来,这主要与泡茶用的水有关。临涣古城有回龙泉、金珠泉、饮马泉、龙须泉四大古泉,泉中之水又最宜沏茶。即便是茶梗,只要经临涣泉水的沏泡,便会雾气结顶、色艳味香、入口绵甜、回味无穷,用当地茶客的话说,“茶好不如水好”。

茶客薛宏斌曾是一名小学教师。家在茶馆3里路外的村子,退休之后几乎天天骑着自行车来茶楼。张秀侠告诉记者,茶客喝茶也是掐着时间点的,一般是从早晨6点到上午10点、下午2点到晚上6点。家远的中午回不去,就在附近吃个油酥烧饼,下午接着喝。怡心茶楼平均每天接待二三百位客人,逢上节假日可以达到五百人之多,迎来送往,十分热闹。

来到这里,除了喝茶、下棋、斗鸟、听淮北大鼓,还能谈天说地、谈古论今,聊农事、聊生计、聊百姓中的奇闻轶事。除此之外,临涣百姓还有“有理进茶馆说”的传统。一间茶室、一壶清茶、几把椅子,党员群众同桌而坐,谁家有解不开的疙瘩,在这里评评理、说说事,谁是谁非就清楚了。今年7月,怡心茶楼的“连心茶室”凭借其独特的文化特色成功当选安徽省理论宣讲示范基地。

“镇上最多时有20多家大小茶馆,现在只有7家了。眼下,一壶茶,便宜的只要五毛钱。喝完了可续水,不会再收钱,随便坐到什么时候。”郑同川说,茶不贵,挣钱也不多,经营这个茶馆,主要是图个热闹,留住这份祖上的家业和这个珍贵的文化。

■记者 王晨通讯员 邱克难 摄影 记者 高墨翰 通讯员 陈旭羲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洁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