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献血屋里感动常在

核心提示: 在献血屋,每天都发生着许多感人的事,演绎着人间真情与爱。

献血者晕血,采血护士做好心理疏导6

八零后小夫妻给女儿作出好榜样

早上8点,周婧、王根凤和常皊来到献血屋。换上洁白的工作服,戴上护士燕尾帽,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打开电脑和空调,将一些化验和采血的器具准备好,献血车就迎来了第一位献血者。

“你好,是第一次献血吗?早上吃饭没有?晚上休息得怎么样……”周婧热情地迎上去。一番交流,周婧判断这名初次献血者符合献血条件。填写表格后,王根凤开始为这名献血者进行初步筛查。“不要紧,你可能感觉不到就好了。”王根凤一边安慰一边迅速从献血者手指上取血化验。“这能看出来我有什么毛病吗?这化验哪些?”献血者有些紧张地问。“这是快速筛查,就是看看你是什么血型,转氨酶可偏高,不用担心。”几分钟后,化验结果出来,献血者符合条件。

“别紧张,几分钟就好啦。”一看到常皊撕开采血袋,拿着针头准备采血,这名献血者紧张起来。“你早上吃的是什么?怎么过来的呀……”常皊一边与献血者拉着家常,一边准确找到血管,一针见血。看到献血者还有一点紧张,常皊细心地拿着采血单轻轻盖在献血者的手臂上,把采血针头和采血袋上的细管盖了起来,并帮助献血者拿出手机,让其一边玩手机一边献血,以减轻紧张情绪。

“市民来献血就是奉献爱心,有的人会紧张,我们就要热情耐心引导一下,下针时要准,这样下次他们还会继续献血。”常皊说,为了保证一针见血,她们每天都不戴手套,这样才好摸清血管。每位采血后,就要用免洗消毒液抹在手上,虽然长期使用对皮肤有刺激,但确保了采血时一针见血,减轻献血者疼痛感。

从上班开始,献血车上一直有人不停前来咨询和献血。目前献血屋只有她们3人,周婧主要负责献血者的登记、征询、献血证打印及纪念品发放,王根凤主要负责初步筛查,常皊负责采血。3个人一直在不停地忙碌着,纯净水倒了一杯又一杯,但她们没有一个人喝下,而是递给一位位献血者。“我们都是尽量不喝水,喝了上厕所浪费时间。”周婧说,献血屋没有卫生间,最近的卫生间在附近卫生服务站,周六周日卫生服务站还不开门,到数百米外的大润发一楼卫生间,路途远还要排队,这样更耽误时间,于是大家慢慢就养成了习惯,上班时间尽量不喝水,这样就能少上厕所。从早上8点上班到中午11:40,3个人只有2人分别去了一次厕所,而一上午时间,共初筛18人,采血16人。

既是采血者 又是献血者

上午10:20,一名女子来到献血屋咨询。这位来自乡镇的爱心人士想献血却又心存疑虑:“这献血可能传染什么病?我以前听讲献血都传染艾滋病什么的,你们可是一次性针头?”“绝对不会,你说的那都是20年前个别地方发生的事了。正是因为当时献血没有统一管理,国家才专门建立血站,统一无偿献血,我们这都是一次性的采血袋,这上面针头都是一次性的。我们自己都献血,你看我们几个还有家里人都献血。”常皊拿着一次性采血袋解释。

“你看我们电脑上都能查到,我们血站人都献血,我们家里人也无偿献血。”周婧指着电脑上的记录,进一步消除这位献血者的疑虑。在献血屋,进行无偿献血宣传是其工作一部分。社会上有部分人对献血心存疑惑,缺乏对无偿献血的了解,在平时工作中,周婧她们不仅自己作为无偿献血的“导向标杆”,家里人也受影响加入无偿献血的行列。

“我们三个都献血,家里人也是。我老公就去年被狗咬后一年没献血,现在他已无偿献血7000多毫升,是国家无偿献血银奖。”常皊说,周婧的丈夫目前献血1800毫升。最让人感动的是王根凤自己献血达4000毫升,今年情人节王根凤的丈夫又到献血屋献血400毫升,女儿则当起志愿者,在献血屋外向过往群众宣传无偿献血。

几个人“现身说法”,打消了这位女子的疑虑,当场决定无偿献血400毫升。“我们血站从一线采血护士到领导,大家都献血,遇到紧急用血我们都是随时准备献血。”市中心血站宣教科李新颖科长也证实了献血屋内几位护士的话:“血站人都是固定献血者和应急献血者,血站领导王超英献血5200毫升,代长青捐献机采血小板9次,全血800毫升。在采供血一线岗位,朱超献血1万多毫升,郭涛献血9200毫升,林燕献血6000毫升……只要符合献血条件的全部都是多次献血者,我们以实际行动承担社会责任、传递爱心、汇集正能量!”市中心血站职工先后有十多人获 “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无偿献血已融入到他们的生命,遇某种血液偏型或血液告急,他们都是应急队伍中的一员,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挽起衣袖,奉献涓涓热血与爱心。

感动常在

在献血屋,每天都发生着许多感人的事,演绎着人间真情与爱。

“你来了?今天早晨吃饭了吗?”上午9点20分,市民吴利刚走进献血屋,周婧就一眼认出她来。“这位是常来献血的,基本上是一年两次。”她向记者介绍。登记、填表、初筛、采血,年轻的吴利对这些献血程序十分熟悉。“我这是第8次献血了,献血有瘾了。”吴利开着玩笑。吴利是个体户,她说这次专门从杜集跑到市区就是为了献血。“无偿献血是件好事,也是奉献爱心吧。”她笑着说。

上午10:20左右,杜集区高岳街道双楼村村民王飞骑着电动车带着妻子徐焕和两三岁的女儿走进献血屋。这对1987年出生的夫妻听说过无偿献血,但一直没有时间前来。这次丈夫打工回家,夫妻俩决定先来咨询一下,丈夫率先献血,妻子和女儿十分害怕,躲在一边看着。王飞一直鼓励妻子克服恐惧心理,最终妻子也勇敢地伸出手臂。女儿看到父母都坐在椅子上,鲜红的血从手臂通过细管流入采血袋,不明就里的小姑娘顿时吓得哇哇大哭。经过工作人员和父母的安抚,小姑娘停止了哭泣,依偎在爸爸怀中静静地看着,这温情的一幕感动了献血屋里的所有人。

上午9点多,市民刘钦汉走进献血屋,这是他第二次无偿献血。“我还是晕血,这没事吧?”刚进献血屋,他就紧张地向采血人员咨询。经过一番心理疏导和安慰,刘钦汉决定再次献血。当采血到300毫升时,常皊发现刘钦汉有些不适:“是不是要停下来?感觉怎么样?”“没事,坚持一下就好。”刘钦汉把脸转向一边,不再看自己采血的手臂。“玩玩你手机,把注意力分散一下就好。”常皊一边操作一边与他轻轻地聊着天。献血400毫升后,刘钦汉坐在椅子休息了十多分钟,刚站起身想离开,周婧和王根凤忙把他扶到一边躺下,并给他送上一杯水。“我就是有点晕血,估计下次就好了。”休息一会后,刘钦汉笑着安全离开。这时,刚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不久的学生吕家政来到献血屋,这也是他第二次来献血。“明天是我生日,我想通过无偿献血来过个有意义的生日!”小伙子面对记者镜头显得十分羞涩。

中午11:27,正当采血人员准备收拾一下下班时,临涣中心校的孙文溪走进献血屋,采血人员一眼认出了他:“你无偿献血9000多毫升了,获得全国无偿献血金奖,正好你到我们血站领一下证书和奖品吧。”“献血就是为了救人,其他的无所谓,这次我就专门来献血的,有点来晚了。”孙文溪有点歉意地说。“不晚不晚,我们晚下会班没事的,这对我们来说太正常了。”周婧笑着说,在献血屋每天都有许多这样感人的事,夫妻一起来献血、一家人“组团”来献血、年轻人过生日来献血、小情侣情人节来献血……可以说献血屋里感动常在。

记者 冯冬梅 文/摄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冰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