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百态人生 > 正文

丁华丽:辛勤劳作只为相城的美

核心提示: 今年45岁的丁华丽,从事环卫工作已经12个年头。目前她主要负责孟山中路路段,即安邦红郡小区到雪花啤酒厂之间东西两侧路段,直线单边距离约500米。

IMG_0349

 

今年45岁的丁华丽,从事环卫工作已经12个年头。目前她主要负责孟山中路路段,即安邦红郡小区到雪花啤酒厂之间东西两侧路段,直线单边距离约500米。

“早上的路面积累了前一天晚上的垃圾,所以上午的工作量较下午略重一些。”为了尽早打扫干净,丁华丽清晨4点半蹑手蹑脚地起床刷牙洗脸。“时间久了,早起的生物钟已经形成,现在已经不用定闹钟就会准时醒来,也免得闹铃声吵醒孩子。”

随后,她将一只大号水杯倒满开水,拧上杯盖后装入挎包。清晨的室外格外寂静,丁华丽轻轻地打开门锁,蹬上一辆自行车便赶往淮纺路点名处。

集体点名结束后,丁华丽又骑上自行车来到负责的路段。将自行车停靠在啤酒厂大门一旁站定后,她喝上一口白开水,随手将杯子放入车筐。口罩、帽子、橙黄色制服……穿戴整齐,她解开捆绑在车后座上的绳子,取下扫把和簸箕,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夏季还好。冬天天气冷而且天亮得晚,起床困难不说,在昏黄的路灯下,空旷的马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能听到手中的扫把发出‘嗖嗖’声。”丁华丽边说边继续着手里的活。

随着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近些年我市私家车逐渐增多,每天晚上停靠在道路两侧的车辆也与日俱增,在清扫路面时,丁华丽都会格外注意,保证整洁无死角的同时,还会注意扫把别剐蹭了车身。

路边停靠车辆距离路牙石之间大约一拃的距离,只见她小心翼翼地将扫把伸进间隔的空隙里,沿着路牙石边缘一扫帚一扫帚地将落叶杂物“推”出来,扫成一堆。直到某一段路面的“堆头”多了,她便拎上簸箕和小扫帚一路清理,随后将垃圾全部倒入一只大号垃圾袋里。

早上7时许,出行的市民陆续增多,而此时丁华丽的工作还没有完成,她忙碌的身影出现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不时地停下来用手抹去迷了眼的汗珠。

直到上午9点,整片区域打扫完,丁华丽已全身湿透。又累又渴的她疲惫地坐在路牙石上,取下口罩,解下遮阳帽扇两下风。此时,记者才见到了她的真容。“路面灰尘大,一扫帚下去,灰尘满天飞,所以工作时不得不戴口罩和帽子。”丁华丽喘着粗气说。

“一会回家吃个馒头喝口水就行。还得抓紧时间洗衣服、做午饭。”由于中午12点就要回到岗位,12年来,丁华丽从未和家人一起吃过午饭。每天下午4点下班后,她都会去学校亲自接孩子放学,格外珍惜陪家人一起吃晚饭的时间。

“现在市民的素质普遍提高了,下午的路面一般垃圾不多。”拿着扫把、簸箕,当天下午,丁华丽来回巡视着路面,随时清理零星垃圾。

由于长年走路、站立,丁华丽的脚后跟也落下了疼痛的毛病。“每双鞋最多穿两个月就会磨破。每逢走在有水的地面,她都会小心鞋底打滑。”丁华丽抬起左脚,鞋底已磨得没了底纹。

在平日的工作中,丁华丽捡到钱包、证件、钥匙等物品也是常有的事,而每次她都会等失主来认领或交到环卫所、派出所。一年冬天,她捡到了一只钱包,内有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以及2000多元现金。她一边扫地一边等着失主来找,可几个小时过去了,都不曾见人来寻。此时天色已晚,她只得把钱包送到辖区派出所,连电话也没有留下。

“12年来,我渐渐找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那就是为美丽淮北出一份力。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我就会认真地把它做好。”丁华丽说。

■记者 王陈陈 通讯员 马晓伟摄影 见习记者 冯树风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洁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