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百态人生 > 正文

六旬夫妻守摊二十年:给旧书找个新主人

核心提示: 每次看到原本没大用的旧书有了新主人,吴琼都很有成就感。

有需要的市民驻足翻看书。

有需要的市民驻足翻看书。

吴老整理书摊。

吴老整理书摊。

每次看到原本没大用的旧书有了新主人,吴琼都很有成就感。

家中用不到的书籍怎么处理?想必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找废品站,以一斤5毛或是更低的价格贱卖。而在东岗楼立交桥下,有这样一对老夫妻,他们每天守着一个旧书摊,忙忙碌碌二十载,不计其数的旧书经过他们的手摇身一变,成为一些人千寻万找的宝贝。这里是老旧书籍的集散地,我市不少文人雅客喜欢到这里“淘宝”。

不久前的一天上午9点,在东岗楼立交桥下的北侧入口附近,记者见到了这个简易的书摊——以席为柜、以天为盖,十几张一米宽的草席依次摆在人行道西侧的高台上,并未影响市民的过往。此时书摊的主人,今年66岁的吴琼正忙碌地拉着板车,将桃李巷书库里的书运到摊位;小他两岁的老伴鉏洪美,弯下身子将一本本书从袋子里倒出来,依次摆放整齐。

为了方便搬运,老伴亲手缝制了十几个装书的袋子。“最开始用塑料袋或是街头的宣传袋,每个袋子装的书本数量有限,而且承重力也经不起考验,提手处经常会在拎的时候突然断裂,造成书本散落一地。如果不巧沾到泥水,看着就叫人心疼。”后来,老伴比量着书的长宽,用缝纫机将废旧的窗帘改成了高1米、长宽约45厘米的书袋,缝上鞋带作为封袋口的绳子。

大约9点半,老吴拉完了最后一趟车开始卸货。他右手抓住书袋封口处,左手托起书袋的底部,重达80到90斤的一袋书便来到了书摊席子的一端。他将整个书袋放倒,娴熟地解开封口,随后来到席子的另一端,双手抓起书袋底部向自己所在的方向慢慢拉扯,七八十本装订处在上、翻页在下的书,整齐划一地跃然席上,只要再稍作整理便可。

为生计摆书摊

“1998年3月8日开始摆了这个书摊。”在老伴鉏洪美的心中,书摊从最初的解决生活温饱到现在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习惯”。整理完书后,她便回家忙活午饭、收拾家务去了,留下老吴独自看守书摊。

“老伴中午12点来送饭接我的班。”由于老伴对于每本书的内涵价值没有概念,自从2012年退休后,老吴便将主要的精力放到书摊上,全心全意帮着打理生意。

说起摆旧书摊的缘由,还要追溯到1998年初。当年老伴下岗后,在淮北师范大学的食堂窗口卖包子,下班后的吴琼经常前去帮忙。一天,一名体育系的男学生拎着一摞子旧书放在餐椅上买包子吃,好奇的老吴便问了几句。原来这名学生家住徐州,每周末回家一次,从当地购进一些旧书,每天在宿舍楼下摆摊,卖得的钱正好够他一周的生活费。

老吴本就是爱书之人,他经常独自在濉溪的街头购买或新或旧的书籍,文学的、时尚杂志的、心灵鸡汤的,涉猎内容广泛,数量众多。如果自己摆个摊售卖,让家中的闲置书籍为有需要的人继续发挥作用,是一件好事。

说干就干,家住桃李巷的老两口借着临近淮北师范大学和淮师大附中的地理优势,趁着下午四五点到夜里10点之间,学生上下学途经桃李巷的高峰期,在巷子一侧铺上两张席子,开始了卖书的生意。

自从摆摊后,吴琼便会经常被途经的收废品师傅问及是否需要旧书,同时他还积极留心书店、学校等淘汰的书。由于购进的书年代久,涉猎内容广,经常会吸引老师或者学生前来查找资料,而此时老吴都是大方应允。时间一长,渐渐熟识的老师也会将自己闲置、重复的书籍售卖给老吴,叮嘱他在进书时留意自己心仪的书。

《意林》《知音》之类的杂志,卖1元到1.5元,涉及专业知识的书籍可能要稍微贵一些。“每本书卖价多少,全凭自己对它价值的判断。”吴琼表示,如果遇到有缘人,可能会直接送给对方。

“不是进的每本书都能卖掉。有时需要捆绑销售,把畅销书和滞销书以打包价出售。”老吴坦言自己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他四下寻找了一番,递给记者两本由中国作家协会农村读物工作委员会编的《短篇小说》,每本定价在0.88元,书内收纳了周立波的《张满贞》、赵树理的 《套不住的手》等。“我本以为那么好的文学读物一定会有人喜欢,可却始终无人问津。”吴琼心疼地说,实在卖不出去的书,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再次送到废品站。

书摊出路在何方

由于桃李巷北高南低呈下坡地形,每逢雨天,吴琼搭个棚子可以顾到摊子上方,但脚下顺着地面流下来的雨水却始终没有好的方法阻挡,致使经常有书被水浸泡而“寿终正寝”。在桃李巷摆摊四年后,老两口一起将书摊整体搬迁到了现在的立交桥下,自此避免了“书籍的无辜伤亡”。

随着书籍日积月累逐渐增多,老两口的家中再也没有多余的地方放书了。吴琼在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当仓库。摆摊位置远了,老吴就利用邻居废弃的板车,往返书摊和书库之间搬运,同时也锻炼了身体。每天早上8点半到9点之间出摊,日落西山时分收摊回家。

自从将书摊搬到桥下,城管队员曾多次找到吴琼,告知其行为属于私设摊点。老吴对此表示理解,本想着收摊不干,可拗不过老伴。“我的退休工资可以保障我们老两口的基本生活,可老伴是一个想自食其力的人,我所能做的是全力配合她。”老吴说出了心中的无奈。曾经文化部门也找到他,希望他可以租间店铺办证经营,但一个月摆摊挣的钱不足以缴纳房租费。这些让他非常纠结,书摊出路在何方?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书摊 老吴 吴琼 书袋
责任编辑:王洁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