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烈山 > 南湖之声 > 正文

禁烧开始,他们把家“搬”进派出所

“2016年7月来到古饶派出所工作,这是我参加的第一个夏收秸秆禁烧工作,这份责任真是重啊!”刚刚从村里巡逻回来,26岁的古饶派出所民警蔡怡新感慨道。

古饶镇下辖21个行政村,10万人口,可耕地16.5万亩。古饶派出所12个民警和镇、村干部一起参与秸秆禁烧工作。今年,蔡怡新负责谷山村和新村、南元、大何4个村,上万亩地的秸秆禁烧工作。

5月27日,古饶镇小麦开镰,蔡怡新和他的同事们,便进入秸秆禁烧的“战斗”状态。早出晚归、守在村里,带着灭火装备,拿着手电筒,不间断巡逻。不仅要抓禁烧工作,还要巡逻保平安……

绷紧了弦

蔡怡新家住相山区朝阳医院附近,每天一大早他便和同事拼车前往单位。“从家到单位来回一趟大概有70多公里,车程2个小时左右,如果每天来回,这费用太高,还是拼车划算。”蔡怡新精打细算了一番。自从禁烧开始,加班已成家常便饭,回家对于蔡怡新他们来说,已经变得奢侈。

禁烧工作开始后,派出所民警上上下下都绷紧了弦。每天盯监控、忙巡逻、办业务,就是蔡怡新他们工作的内容。

近日,我市连天阴雨。一天傍晚时分,蔡怡新巡逻至南元村时,天气骤变,眼看要下雨,他看到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妇女正在抢收。“那片麦子位置不适合机械收割,因为面积不大,老人家没有喊儿女回来帮忙,打算跟儿媳妇一起人力收割。”蔡怡新说,他赶紧拿起镰刀和两个同事一起帮忙收割,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割麦子。在老太太的指点下,他才慢慢上手。下雨前,他们终于帮着老人家把这片麦子割完。

派出所成了“家”

他们紧盯秸秆禁烧的同时,手里的工作也丝毫不放松。作为所里唯一的女性户籍民警赵琰,孩子才2岁,老公也工作繁忙,平时孩子交给老人带。但禁烧期间,却不巧遇到家中老人有事,怎么带孩子成了一件头疼事。

因为户籍工作特殊不能有丝毫错误,赵琰只好把孩子带到所里。工作时,孩子自己在院子里玩耍,等中午空闲了,赵琰顾不得吃饭就去照顾孩子。快上班时,慌忙扒两口饭就赶紧去工作。

“我老婆说:‘这哪是家,就是你的旅馆。’”所长郭传超最近感觉对儿子有些内疚。儿子今年高考,本来约好,儿子高考时,父亲一定要抽空去助阵。结果高考期间,郭传超一天也没能回家。儿子高考结束了,郭传超回家已是深夜,累得倒头就睡。儿子埋怨道:“平时忙就算了,这是我人生一件大事,你还失约。”郭传超只能抱歉地对着儿子笑了笑,希望他慢慢能够理解。

“今年的秸秆禁烧情况不错,麦收已经接近尾声,目前没有发生一起火情。”教导员徐祖峰说,今年秸秆再回收利用开展得好,秸秆可以换成钱,这让农民没有一个愿意去烧。

“只有所有秸秆离田,夏种全面开始,我们才能放下心来,才能安心回家睡个稳觉。”帮着村民将一捆秸秆装上车,徐祖峰由衷地说道。

■记者 朱冬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