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热门故事 > 正文

披星戴月的马路使者

核心提示: 5月21日夜8时许,周东军驾驶着一辆雾化车缓缓行驶在淮海路上,盛满水的炮状水箱往外喷射出高10余米的水雾,在路灯光晕浸透下闪烁着朦胧的色彩。水雾笼罩,路面变得湿润,原本有些干燥粗粝的空气变得清新怡人。

雾化车在工作中 (2)

 

五月,初夏,相城的街头入夜后灯光璀璨。

5月21日夜8时许,周东军驾驶着一辆雾化车缓缓行驶在淮海路上,盛满水的炮状水箱往外喷射出高10余米的水雾,在路灯光晕浸透下闪烁着朦胧的色彩。水雾笼罩,路面变得湿润,原本有些干燥粗粝的空气变得清新怡人。

“空气中细小颗粒的粉尘被细密的水雾吸附,就达到降尘除霾的作用。”侨银保洁公司车队队长丁保中介绍道。

46岁的周东军每天的工作,是从早上7点30分至晚上8点30分。“中午能休息一会儿,其余时间都在路面上。”留着板寸的他非常干练。他负责雾化的片区是相山路以东的路段,一个班下来所有的路段几乎要跑上十四五遍。“始终以10公里/小时的车速缓慢前行。车速慢点,喷雾效果就好,空气净化得越好。”周东军笑着说,为了达到降尘除噪、净化空气的效果,洒水车的作业速度都很慢,一般情况下时速都在10公里以内。

“下班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澡,开了一天车腰都坐僵直了,洗澡就是放松一下。”他说着帅气地挥了下手,“创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大家都在加班加点连轴转,自己累点那是应该的。”

当日夜10时30分,家住渠沟的吴雷准时出门,骑着自行车来到位于南黎路污水处理厂附近的龙吉顺保洁公司车队的停车库,开出了一辆威风凛凛的“大宝马”。

38岁的吴雷是龙吉顺保洁公司车队队长。他的工作从夜11点开始至次日早上7点收工。当晚,他带领的夜班班组小伙伴还有郭世鹏、宋银龙和孙玉龙。“两辆车冲洗路牙石,一辆车冲洗人行道,我开的车负责冲洗路面。”吴雷驾驶的“大宝马”是一辆既能雾化又能冲水也能洒水的多功能洒水车。这辆洒水车体积庞大,车高约三米,车长达十三四米,驾驶时需要格外小心。

夜12时许,树影婆娑,路上车辆很少,人行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吴雷开着洒水车行驶在道路正中间,打开车尾的双向高压喷水枪,高压水枪的射程可以达到七八米,正好将水冲到马路边缘。在高压水枪的强力冲刷下,主干道的地面变得干净了,脏水也随之流到路边。他再开着洒水车往返两次,打开车头的扇形喷水口,顺着路两边各冲洗一遍,这才完成对车行道的彻底冲洗。吴雷与小伙伴们负责的路面是相山路以西,淮海西路、古城路、惠黎路、人民路、南黎路,还有孟山路、翠峰路、濉溪路,滨河路。四人各有分工,由吴雷先冲洗路面,然后其他三人负责冲洗路牙石和人行道。

“夜班驾驶员特别辛苦,不仅要熬夜作业,而且承担着道路清洗整洁的重担。”夜间巡查的龙吉顺保洁公司化启胜经理介绍,白天城区主干道上车流量很大,路边行人多,洒水车只能进行喷雾降尘作业。要对道路进行彻底冲洗,只能在车少人少的深夜进行。“夜班洒水车驾驶员就好比是马路使者,让条条蒙垢的道路换新颜。”

因为创城,连续上了半个月大夜班的吴雷,已经渐渐适应夜的静谧。对自己驾驶的洒水车也愈发有着亲近的感情:“在我心里它就是‘大宝马’。每天它陪着我,我陪着它,在空寂的路面上,真是有相依相伴的感觉呢!”22日凌晨1时许,在渠沟加水点,吴雷舒展着眉头笑着说。“大宝马”一次装水13吨,也只能管半个多小时的路面清洗。龙吉顺保洁公司为洒水车分别在南黎路和渠沟设置了加水点,加一次水需要15分钟,偶尔能遇到同时来加水的小伙伴互相聊聊工作或调侃几句,提提精气神儿。

尽管有人说: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但连着上大夜班的吴雷,偶尔会感觉到孤独和寂寞。在空旷的路面上,慢慢行驶冲洗着路面,他从不敢放空大脑,心有旁骛。有时遇到一辆过路车都觉着挺开心,仿佛是在夜色中跋涉的人突然遇到了伴儿。

每天凌晨4时许,是他最难熬的时刻,困倦如影随形。吴雷不抽烟,他的提神方法是听收音机、听歌曲、用凉水洗脸或是大声唱几句。“现在是百日攻坚战关键期,上级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不能有丝毫懈怠。”

吴雷婉拒拍照,笑称与“大宝马”合体时才是最帅的自己。他还钦佩地提起了夜班大哥孙玉龙。“孙大哥都50出头了,上夜班时一丝不苟,特别认真。”

“连续作业,虽然很累,但是看到城市街道在我们的辛勤努力下变清爽变漂亮了,心里就开心。”吴雷发自肺腑地说。此时,车窗外,已经陆续闪现着早班环卫工们认真工作的身影。那是吴雷倍感亲切的战友们。

■记者 徐志勤 通讯员 马晓伟 摄影报道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洁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