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爱的感受 > 正文

王天军用爱撑起一片天

核心提示: 他叫王天军,44岁,濉溪县百善镇宋庙村王楼庄农民。

他只有两个亲生儿女,却成为拉扯4个孩子长大的父亲。

他叫王天军,44岁,濉溪县百善镇宋庙村王楼庄农民。

11年前,他的大哥王天光因病去世后,他的嫂子撇下两个未成年的儿女,也悄然离家。王天军毅然将两个年纪较小的孩子接到家中,和自己两个儿女一起抚养,还负担起大侄儿、大侄女的学费。

十多年来,王天军对待哥哥的孩子就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从洗衣做饭到生病喂养,无微不至。他的事迹感动了宋庙村的每一个村民。

5月12日,记者驱车来到百善镇宋庙村采访王天军时,村委会主任宋德学却告诉记者,王天军夫妇春节后就去苏浙一带打工了。在记者一再要求下,村委会副主任陈斌带领记者来到了位于该村王楼庄的王天军家,这是一个只有三间砖瓦房和两间低矮平房的小院落,进门后迎接记者的是王天军的老母亲陈兰英。

“天军两口子打工去了,麦收时应该能回来几天,这些年这个家全靠他来支撑。”陈兰英说。忆起大儿子王天光病逝的往事,陈兰英潸然泪下。2006年,36岁的王天光,不幸患上了慢性肾衰竭,为治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最终还是没挽救住生命,于当年春就撇下一双儿女离开了人间。那时,王天光的儿子王黎(化名)只有10岁,女儿王芳(化名)仅8岁,妻子看到家中没有了顶梁柱,不几个月便改嫁出门。面对家中的不幸变故,作为弟弟的王天军不怨天尤人,毅然挑起抚养侄子、侄女的重担。他对亲友们说:“哥嫂不在了,我就是王黎的父亲,王黎兄妹就是我的亲生儿女。”

日常生活中,王天军把王黎兄妹同自己的女儿王梦男、儿子王士杰一样看待。冬天添棉衣夏天买单衣,日常用品样样周全,从不让侄儿侄女张口。王黎兄妹在百善中学读中学时,在学校住宿,王天军总是为兄妹俩提前准备好生活费。

王天军全家有10多亩承包地,除了化肥,耕种一些费用,不算自己的劳力成本,承包地一年收入也不过2万元,4个孩子上学,老母亲体弱多病长年服药,他和妻子荣雪侠农忙时种田,农闲时就抓紧到外地打工挣钱。王天军心中早有打算,侄儿王黎若能考上大学找到工作更好,如考不上在家也要像其他男孩子一样,有一套楼房,娶上媳妇,尽到当叔的责任和义务。2013年夏,王天军把积攒多年的10多万元拿出来,提前为王黎建了7间楼房,拉了院墙,盖了过厅。父老乡亲们都夸奖说:“王黎他爸活着也不过这样。”

2015年,王黎被安徽省内一所大学录取。当他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看到要5000至6000元费用,瞒着叔叔不吱声,知道叔叔为抚养他们兄妹俩,付出太多的艰辛,流出太多的汗水,不忍心向叔叔张口要学费,想辍学打工挣钱回报这个不幸的家庭。王天军知道后对侄儿说:“你考上大学是好事,不要为学费发愁,你安心读吧,再苦再累有你叔我顶着。”王天军卖光了家中的粮食,又向亲友借款筹够了王黎的上大学费用,圆了他的大学梦。

同样是在2015年,王天军的老母亲左腿罹难股骨头坏死,去蚌埠治疗又花了近4万元,这对日子紧巴巴的王天军来说如雪上加霜。王黎兄妹俩得知后,双双哭着对叔叔说:“俺不上学了,俺去打工挣钱,不能再拖累你了。”王天军听后既生气又疼爱地说:“只要你俩好好读书,今后有出息,我再苦再累也值得,读书的费用不要你俩管,你俩只管安心上学,读出成绩来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如今,宋庙村“两委”在得知王天军坚持抚养侄儿多年的感人事迹后,也给予他家很多照顾。每逢节日都会去看望他们,在生活上也都尽全力帮他们解决力所能及的困难。

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王天军的心里也非常高兴。在抚养这两名孩子的十余年期间,王天军有过汗水,有过泪水,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放弃,能给孩子一个家,能让孩子们幸福快乐地成长就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记者 吴永生 通讯员 陈若奎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王天军 王黎
责任编辑:王洁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