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百态人生 > 正文

我有一双勤劳的手

核心提示: 放过羊、修过路、搓过澡,住在海宫社区的张学增,身残志坚,靠着一双勤劳的手,自食其力。在他人的指点下,他40岁进入按摩行业学习,靠着不错的手艺和朴实的人品,赢得良好的口碑。

张学增传统按摩  摄影 万善朝 (3)

正是不服输、勤学的精神,不少顾客认可了他的手艺。

放过羊、修过路、搓过澡,住在海宫社区的张学增,身残志坚,靠着一双勤劳的手,自食其力。在他人的指点下,他40岁进入按摩行业学习,靠着不错的手艺和朴实的人品,赢得良好的口碑。

今年58岁的张学增,老家是萧县祖楼镇。母亲过世后,30多岁的张学增便跟着哥哥来到朔里矿的澡堂里为矿工搓澡,每天20、30元的收入仅够维持生计。“你为什么不去学按摩呢?现在人们都讲究养生,按摩一次比搓一次澡挣钱多了。”一位矿工随口的一句问话激起了他的兴趣。

经过多方打听,张学增怀揣着积攒的四、五百块钱踏上了去河南学艺之路。那一年,张学增40岁。火车到达郑州已是天黑。坐公交车颠簸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张学增找到了那家电话里就联系好的私人按摩店。师傅是位慈善的老人,在自家腾出一间房供张学增单独住。

每天一大早起床打扫完卫生,吃罢早饭,之后张学增便陪着师傅等客人上门。最初,他还只是在一旁观看,两只手在半空中比划着、心里反复揣摩着师傅的动作。为了锻炼臂力,他还每天坚持做俯卧撑,尤其是冬天,50个俯卧撑下来,后背的衣衫早已汗湿。他还在师傅身上练习动作找不足,渐渐地尝试着为一些顾客服务。

2001年,学成的张学增踏上归途。经过寻找,在海宫社区的一间30平方米的平房里住下。“自己开家店?不行!经验不足!”学艺两年,因为学徒只包吃住不发工资,此时的张学增囊中羞涩。最终,他在渠沟一家社区医院打工,为患者按摩。每个月6、7百的工资,除了交每月100元的房租,生活举步维艰。“每天下点面条、吃个馒头就行了。我吃饭不讲究。”张学增说。

日子在煎熬中一天天过去,转眼7年过去了。一位女患者因为张学增身体的残疾而看不起他。好强的张学增辞去了工作,“自己干!”

没钱租店面,他便在出租屋里摆上4张床,把锅碗煤气灶挪到墙边,在屋外支上一块招牌,按摩店正式开业了。

第一年的日子最难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没客户、没客源,生活一下没了着落。“不后悔,就是过年回家有些难为情。”开店后的第一个年三十,张学增的兜里除了来回老家的车票钱,便再无余钱为家人买年货,张学增默默地守在出租屋,希望在突然有顾客来按摩,能多挣10元钱。可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就这么一直挨到下午5点,他灰头土脸地收拾起招牌,踏上了回萧县的汽车。到家已是9点,漆黑的夜在爆竹声声中活泼了许多。围坐在饭桌前,和一家人团聚的喜悦冲淡了他内心的羞愧。临走时,哥哥塞给他一些钱,张学增拒绝了。

好酒不怕巷子深。张学增有一手好手艺在居民中渐渐传开,顾客开始络绎不绝。居民们有个腰酸腿疼都喜欢找他,其中也不乏一些为了帮家人按摩跟他学艺的。

为了紧跟时代,2015年,张学增到江苏盐城进修推拿、中医、火疗、电疗等。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努力挣钱,待老了不能动了进养老院,继续为那里的老人服务。”不善言辞的张学增笑着说。

记者 王陈陈 摄影记者 万善朝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张学增 按摩
责任编辑:于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