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网 > 相山 > 最美相山人 > 正文

杜长举:瘫妻病床前的"好丈夫"

核心提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杜长举已经服侍妻子整整7年。经过2500多个日夜的悉心照料,郭翠萍现在已经可以坐起来,在别人的搀扶下行走了。

杜长举

 

供电小区11栋505室,是一个8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里面除了桌子、沙发、床和大衣柜外没有其它家具,但却打扫得一尘不染,物品摆放整整齐齐,阳台上还种着菊花、吊兰、月季等植物,显得生机勃勃。这是杜长举为妻子“设计”的家,以方便她在屋里来回走动,闲时坐在阳台看看花草。

年近六旬的杜长举背部略弓、满面疲惫,而郭翠萍衣着整洁,精神状态很好。

“虽说翠萍只是偏瘫,可是想要行动,还是要靠外力。我现在年纪也大了,为了能让她走得更稳些,只能在她失去知觉的左脚上绑上根绳。”杜长举边说边搂着妻子的腰,并用手拉着绑在妻子脚上的绳子,把她搀扶到沙发上安顿好。

刚坐定,郭翠萍便发出“哦哦”的声音。“这是翠萍看到有人来了激动的,在表达心情。别看她不会说话,心里可明白了。”杜长举微笑着摸着妻子手说,“其实现在能扶着她在屋里走走,我已很开心很知足了,只要她活着,我就有一个完整的家。”

“只要她活着,这点苦不算什么”

1978年,杜长举经人介绍与郭翠萍组建了家庭,婚后生活虽不富裕,但夫妻恩爱、生儿育女,小日子过得很甜美。

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11月的一天,郭翠萍和杜长举回老家探亲时,突然病倒。经检查,她患上了脑溢血,由于脑出血过多,一纸病危通知书递到了杜长举面前。“转院!”杜长举毫不犹豫,把妻子送往徐州中医院,进行开颅手术。

听医生说要把郭翠萍的头发剃掉才方便动手术,杜长举便留下妻子的一缕头发作为纪念,那缕头发至今他还珍藏着。

手术持续了整整5个小时。这5个小时的煎熬,成了杜长举有生以来度过的最漫长的时光。

当手术室的红灯熄灭的一刹那,杜长举长长出了一口气。可医生告诉他,要做好心理准备,病人情况很危险,即便能醒来,成植物人的可有性也比较大。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看着躺在床上插满管子的妻子,这位北方汉子放声痛哭。拉着医生的手,杜长举苦苦哀求,“请你一定要救活她,我们全家离不开她!”妻子在重症监护室的日子里,杜长举每天都守候在病房外。手里捧着妻子的头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回想起与妻子相亲相爱的点点滴滴,他心中不断地念叨:“翠萍!翠萍!你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我需要你,两个孩子需要你……”一个星期后,郭翠萍结束了重症监护,但并没有苏醒。杜长举寸步不离,尽心尽力地照顾妻子。

由于没有意识,肺里的痰不能排出,郭翠萍的喉管被切开,护士每天把45公分长的吸管从她的喉管插进肺里,用吸痰机清理她的肺部。

杜长举每每看到吸管里一半浓痰一半血,心里就像刀割一样。几天后,他作了一个常人不敢作的决定,要求医院把妻子的吸痰机撤掉,他要亲自护理。

杜长举买来吸管,并轻轻地插进妻子的喉管里,用嘴巴通过吸管一口一口帮妻子吸痰,每隔3小时吸一次,一天吸七八次。

妻子不能进食,为了让她增加营养,杜长举按时用注射器从食道给妻子注入骨头汤、鱼汤,一天4次,一次不落。

每隔两个小时,杜长举都要帮妻子翻身、敲背、活动筋骨,一套“程序”做下来,需要半个小时。

每天,杜长举只能躺在妻子的床边勉强睡上3个小时。短短十几天,他的体重便从原来的75公斤掉到了65公斤。

“爸,您太辛苦了!还是请人照顾妈妈吧!”杜长举的付出,儿女都看在眼里。“外人照顾我不放心。”任凭儿女如何劝说,杜长举就是不答应。

医护人员、病友家属也被杜长举的真情所感动,很多人都劝他注意休息,尽力就行了。杜长举的回答只有一句话:“只要她活着,这点苦不算什么。”半个月后,郭翠萍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杜长举双手捧着妻子的脸,柔声呼唤着:“翠萍,认识我吗?”此时,眼泪从妻子的眼角慢慢滑落。

杜长举噙着泪笑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不哭,我就是你的依靠”

住院治疗两个半月后,郭翠萍的病情趋于稳定,但却落下了偏瘫、失语的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看看春节将至,杜长举便带着妻子出院回了家。

郭翠萍本来就患有高血压、高血脂,再加上这次大病之后身体虚弱,需要补充营养。从未做过饭的杜长举从书店里买来烹饪书籍,仔细琢磨起各类食材的营养搭配,重点学习如何熬汤。

学做饭倒不是难事,让杜长举心疼的还是给妻子喂食。他用豆浆机把每餐的食物打碎,然后用注射器往妻子的嘴里打流汁。一开始,郭翠萍难以吞咽,打进去的食物经常从嘴里溢出来。杜长举狠了狠心,捏着妻子的鼻子,趁妻子张嘴吸气时再把食物打进去。多次反复之后,妻子终于能够顺利进食了。

偏瘫容易引发肌肉萎缩等并发症,为了避免这一情况出现,杜长举从书上、电视上学习,并向专业医生请教,渐渐学会了按摩手法,每天早晨和晚上按时帮助妻子按摩失去知觉的肢体。

一次,杜长举去医院帮妻子取药,听到一位病人家属说,瘫痪病人长期躺在床上不活动容易长褥疮,要是用气垫的话病人的情况会好些。

于是,杜长举跑了好几家医用器材店,终于给妻子买来了医用气垫。

除了日常护理,杜长举一有空便拉着妻子的手说心里话。提及以前的恩爱日子,妻子听后总是发出“呜呜”的哭声,并用右手拍打自己胸脯,仿佛在责怪自己拖累了丈夫。

每当此时,杜长举都会抱着妻子,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说:“不哭,不哭。

我就是你的依靠。”屋漏偏逢连阴雨。2010年5月,郭翠萍突然高烧不退,虽然杜长举用热毛巾帮助妻子退烧,但却不见好转。杜长举立即把妻子送往淮北矿工医院,经抽血化验,发现郭翠萍患上了严重的肾病。医生说,幸亏来得及时,要是再耽误,可能就发展成尿毒症了。

妻子住院期间,杜长举每天家里、工作单位、医院来回跑,坚持为妻子按摩、捶背。

20多天后,郭翠萍出院了。主治医生对杜长举说:“正常人患这种病都得一个半月才能出院。你的妻子恢复这么快,全是你精心护理的功劳啊!”

“我只是尽了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

“这么多年来,我母亲基本上都是由父亲一个人伺候的。他真是太不容易,太辛苦了。”谈及父亲杜长举,儿女无不动容。

“其实我真没做什么,只是尽了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杜长举说。

7年的时间,杜长举与妻子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只要妻子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就能明白妻子要表达的意思:妻子用舌头舔舔嘴唇,就表示渴了;伸手上下轻轻地摆动,就是招呼人坐下;只手按着座椅,挪动身体,就是想上厕所;朝他“哼哼”两声了,就说明今天心情很好……两人的感情让左邻右舍十分羡慕,大家都对杜长举这个“好丈夫”赞不绝口。

“翠萍有福气,她能恢复这么好,全靠长举像照顾‘国宝’一样照顾她。”邻居林玉翠说。

今年61岁的伯淑芳,是郭翠萍的好朋友,两家只有一路之隔,杜长举家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一个大男人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家里还要服侍一个瘫痪的妻子,真不容易!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杜长举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女都已成家,还给他添了两个孙子,天伦之乐让他感到十分幸福。而且妻子生病的这些年,单位每年都会来人看望慰问,亲戚朋友和邻居们没事也会来看看翠萍,他心里有道不完的感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杜长举已经服侍妻子整整7年。经过2500多个日夜的悉心照料,郭翠萍现在已经可以坐起来,在别人的搀扶下行走了。

“翠萍身体健康的时候,我们相亲相爱、相敬如宾,她把家里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在我也应该无微不至地把她照顾好,得对得起她,对得起良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好好照顾她。”杜长举深情地看着妻子,仿佛这个世界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于晓
0